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游艇|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领航者说> 正文

徐莉佳忆死里逃生经历 信仰灰“出走”惊动两地警方

来源:解放日报  2012-09-05 14:41:52  我要评论(0  

导读:

伦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取得的所有金牌中,上海姑娘徐莉佳那枚激光雷迪尔级女子单人艇金牌最为特殊,这是中国帆船运动的首枚奥运金牌,堪称中国体育史上的“最佳突破”。”  

  徐莉佳封面照

  伦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取得的所有金牌中,上海姑娘徐莉佳那枚激光雷迪尔级女子单人艇金牌最为特殊,这是中国帆船运动的首枚奥运金牌,堪称中国体育史上的“最佳突破”。与8年前在雅典奥运会上110米栏夺金的刘翔一样,在他们成功之前,我们这个13亿人口的国度,甚至连这个项目玩的是什么都不清楚。风浪不是将人打垮,就是助人成长。在无数种磨砺下,徐莉佳逐渐熟悉大海,学会在大中小风中,智慧地观察风向、观察水流、观察云彩,综合这些形成自己的判断,走哪条航线,采取何种相应战术,“真的很有趣,尤其是在你做出了特别正确的判断,其他人却没有发现这一点时。”上周,结束了奥运冠军香港行、回到上海第二天,徐莉佳便与《申》报记者相约来到位于东方绿舟的上海水上运动中心, 接受《申》报的专访。

  “因为听不清,所以心无旁骛”

  近距离和徐莉佳说话时,只要声音稍大些,她几乎都能听见,有时声音小了,她会侧过右耳仔细聆听,“这是先天不足的遗传原因,我左眼远视遗传了母亲,听力不太好遗传了父亲。”徐莉佳的笑声突然停住了,“现在说来没什么大碍,但小时候,常会觉得老天对我不公平。”徐莉佳说,那个时候,听教练的指导会比较吃力,如果听不清,只好请身边的小伙伴重复一遍,“但也不好老是麻烦人家,会觉得特别愧疚,所以有些不是特别重要的部分,就让它过去了,直到后来,才慢慢学会乐观面对。”

  乐观的标志,是学会放下,这一点,徐莉佳已然做到了。徐莉佳说,因为跑船时担心听力受到影响,教练为了她买了个大号喇叭,在海上指导时,闹出过一次笑话,“教练在大喊‘将舵笔挺高一点!’,结果我听成了‘将肚皮挺高一点!’当时一直很纳闷,挺肚子干什么啊?上岸后大家听了,都笑开了花了。”

  徐莉佳有一个外号,叫“女姚明”,但与姚明的天生身高优势不同,听力不及常人50%、左眼远视、左股骨肿瘤开刀,甚至在伦敦奥运前半年左手掌粉碎性骨折的徐莉佳,在成功道路上,承受了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曲折,与姚明相比,她的励志性质,更接近化茧成蝶的海伦·凯勒。

  上帝为她关上一道门的同时,一定会打开一扇窗,徐莉佳逐渐将听力不足,转化成自己的优势,“正因为我听力不好,所以才能更加专注去听教练说的每一句话,在竞技场上,我听不清,所以可以不受打扰,做到心无旁骛。”

  至于左眼的远视,对徐莉佳的生活训练并没什么影响,我右眼的视力非常优秀1。”“

  “当时美坏了,因为选了最好的路”

  4岁时,徐莉佳的幼儿园贴出一张游泳招生简章,父母希望通过锻炼改善她的体质,便将她送去了游泳队,练了6年后,由于身高不高,队里觉得她很难出成绩,于是让她参加了帆船队的选拔,没想到上海帆船队教练张静一眼看中了这个皮肤黝黑、聪明机灵的小女孩。

  与其他同龄小朋友相比,练过6年游泳的徐莉佳,面对大海时完全不知道害怕,“刚开始觉得特别自由,比过于束缚的游泳好多了,而且我想反正淹不死。”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1999年,那次令她终生难忘的危险发生。

  那次在福建训练,出门已是阴云密布,但听教练说风不大,就放心地下海了,“到了看不见海岸线的外海时,头顶雷电交加,风速也增加到了十七八米,海浪足足有三层楼高,在波峰和波谷之间,根本看不见队友的船,感觉整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更为恐怖的是,就连保障大家安全的教练艇也被大浪掀翻了,“大家都哭得稀里哗啦,但好在始终聚在一起,保持相互可以看见的距离,更幸运的是,全队没有一人的器械发生故障,放在平时,这么大的风浪,肯定会有些问题。最后到达岸边时,天已经黑了,教练艇是被当地的渔船拉回来的。”“当时真的觉得很害怕,返回岸边的时候,发现每个人都在默默祈祷,我也在祈祷,希望我去世的外公在天上保佑我安全回去。”徐莉佳说,那次死里逃生,让她学会了如何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怎么去做一些预防措施,去判断会不会下雨,如果再遇到这样“的暴雨,就会把帆船翻过来,人趴在船底上,等暴风雨过去之后,再把船翻回来。”

  伦敦奥运会决赛中,徐莉佳就找了一条别人没有注意的航线,就在大家都转向左边航程时,她独自选择了右边行驶,“当时心里美坏了,我知道我选择了一条最好的路。在那个时刻,我觉得我和船还有大海,都已经融为了一体。”

  “身不适,信仰灰,乃敢与帆绝”

  北京奥运后,严重的伤病让徐莉佳一度选择退役,专心前往上海交大攻读工商管理课程。过了两年普通人的生活后,水上中心的一个电话,打乱了她已如止水的生活节奏。去年4月,重回国家队阵营后,每天五六个小时的体能训练和出海练习,让已经习惯平静生活的徐莉佳身心俱疲,逃避的念头一次次冲击着她的脑海,直到4月17日,全队出征法国比赛的日子。

  队里通知晚上集合去机场,徐莉佳下午独自去了火车站,“身不适,信仰灰,乃敢与帆绝。失守信,丧众望,愿承千古罪。万念灰,自流浪,毋需再牵挂。心洗净,身康复,再与君相会。”徐莉佳将这首根据古诗改编的短诗发给教练、领导和好友,便匆匆关上了手机。“有种再也站不起来的感觉……”

  徐莉佳没想到,这条短信,导致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寻人行动,上海、北京两地的警方也友情参与进来,但彼时躲在电脑屏幕后面静静看着QQ上留言闪动的徐莉佳,却始终没有回复的勇气。

  与记者聊到这儿,一旁此前一直默不作声的上海水上运动场周场长开腔了,“那天晚上我是一夜没睡,反复电话联系,就怕你做傻事,或被拐骗,但这些我都没和你说过。”沙发上的徐莉佳,瞬间脸红了。

  直到看到妈妈担心女儿的表情,徐莉佳再也屏不住了,赶紧给爸爸回复,“跟妈妈说,我很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只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而此时,整个国家队都在机场等她,一位好友给她留言,“莉佳,你要是不开手机,整个队伍就不去法国了,留在机场等你。”

  内疚之情终于占据了上风,徐莉佳打车去机场,看到仍在等候自己的大部队,情不自禁与领队相拥而泣。到了法国,徐莉佳的状态依然低落,“自己练不了,看着人家练心里又很不舒服。”直到有一天,与教练一起下海看队友比赛,突然发现,以前的感觉全都回来了,“从那时起,觉得自己完全没问题。”

  从此,徐莉佳的状态开始慢慢恢复,“操作感觉还在,思维也不差,只要体能跟上,就能找回状态。”

  文:《申》报记者 徐灿 摄影:《申》报记者 周雷 封面摄影:《申》报记者 周雷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史略
百科
更多>>游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