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游艇|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艘船宝
中国海事服务网>船舶企业> 正文

一家民营船企的8年噩梦

来源:无冕财经  2018-02-05 08:35:47  我要评论(0  

导读:

一起看似简单的合同纠纷,却招致仲裁机构、多家法院截然不同的裁决,也引来18位法律专家、学者的集体质疑,8年来,姚志军不间断上诉,想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他能讨得回来吗?

一家民营船企的8年噩梦

一起看似简单的合同纠纷,却招致仲裁机构、多家法院截然不同的裁决,也引来18位法律专家、学者的集体质疑,8年来,姚志军不间断上诉,想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他能讨得回来吗?

江苏人姚志军不认识同为江苏人的顾雏军,但他和两鬓斑白的顾雏军一样“执拗”了近10年,缘起同样是所谓的 “冤案”。

“好多朋友都劝我少抽烟,但是只要我一想到这个事,抽烟就一点都停不下来。”说这话时,尧盛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尧盛”)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姚志军已经一口气抽了五六根烟了,而他与无冕财经研究员的对话才开始不到半个小时,“(这件事让)我夫人和家里都感觉压力非常大,感觉非常委屈。”

他口中的“这件事”是尧盛与南通九舜航务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九舜”)的合同纠纷。1月23日,在寒冷的南通乡村工厂内,已届知天命之年的姚志军,向无冕财经讲述了这起已经拖了8年的旧案。

对于这起纠纷,南京仲裁委、南通中院和主管海事案件的武汉法院、湖北高院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判决结果。同一案件,地方仲裁机构和当地法院为何与主管法院做出完全不同的裁决?面对姚志军的多次申诉 ,地方法院为何一直不予理睬?

这8年间,尧盛业绩步步下滑,工人从600多人减少到200多人,朋友眼中十分实诚的姚志军成了当地人口中的“老赖”,其他生意也受到影响,这一切,到底是谁的责任?

船厂凋敝

2018年1月下旬,随着寒潮南袭,江苏南通这个沿江沿海城市气温骤降,萧瑟的景致无一不诉说着寒冬的到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造船业和纺织业的兴盛,曾让江苏中北部的南通这个“中国近代第一城”风光无限,通州区平东镇工业园区曾是南通造船业兴旺的一个缩影,海通等大中小型船厂遍布。“2006年到2008年,是南通造船业最为红火的时候,2009年造船价格是最高的。”从事钢结构加工的当地民营企业家姚志军告诉无冕财经,“很多做其他行业赚了钱的都进入造船业,2008、2009年那会儿疯狂建厂,厂房还没有建完就开始接单,结果接了单就开始倒闭。”

如今,当地很多工业园区人烟渺渺,“你们没赶上好时候,以前这里可热闹了。”一位当地人透露。占地广袤的工业园区,讲述着那一片曾经的繁荣;渺无人迹、坑坑洼洼的道路,似乎又诉说着“好时候”一去不复返。

沿着颠簸的道路前行到平东镇工业园区沿港路9号,一座空旷的的工厂园区正在向外招租,无冕财经研究员实地走访发现,该园区办公楼、厂房、厨房、员工食堂、厕所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这个工厂)面积应该有30多亩吧。”负责看守工厂的门卫大爷告诉无冕财经,“至今,水电都没有断,煤气只是暂时停了。”

 一家民营船企的8年噩梦 

▲通州区平东镇工业园区一片萧瑟。

但被问到厂里的设备为何废弃时,门卫表示“这些东西房主都不要了”。而门卫房外张贴着的,除了招租电话,还有南通法院查封拍卖通知。

据姚志军的律师介绍,该园区正是尧盛的旧址,已经被法院查封了近五年。园区内的物品仍然摆放得十分整齐,厂房也保养得很好,丝毫看不出闲置已久。2017年8月24日和25日,该园区被当地法院拍卖,成交价仅约1500万元。“为什么执行得那么急,因为这一块马上要拆迁。”工厂原主人姚志军告诉无冕财经,“(这些工厂和设备)一旦算上拆迁赔偿至少价值三千多万,但只拍卖了一千五百多万。”

“当时法院裁决是保存300万现金或等额财产,但法院把我的房产和土地全部冻结了,当时(这些资产)评估价值是800万元。”2011年,尧盛因之前与九舜的造船生意,陷入合同纠纷,姚志军名下众多财产被冻结。

迄今,这起旧案仍未了结,七八年时间过去,这起纠纷给当事人带来的伤害仍在继续。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史略
百科
更多>>游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