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十二五”期间,是中国港口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关键时期。我国“十二五”水运结构调整总体规划强调,以“兴内河,优港口,强海运”为着力点,加快基础设施、运输装备结构优化升级,促进现代物流发展和综合运输体系建设,提升水运发展的质量、效益、竞争能力和服务水平。

2011年,中国港口在“十二五”规划指导下蓬勃发展,港口总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大幅增长,沿海十大港口吞吐量近41亿吨,集装箱吞吐量接近1.6亿标准箱。

在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五次会议上,代表们结合各地实际,为企业转型升级献计献策。且听多位港口界的人大代表对港口转型的“声音”。[全文]

港口是具有水陆联运设备和条件,供船舶安全进出和停泊的运输枢纽。是水陆交通的集结点和枢纽,工农业产品和外贸进出口物资的集散地,船舶停泊、装卸货物、上下旅客、补充给养的场所。由于港口是联系内陆腹地和海洋运输(国际航空运输)的一个天然界面,因此,人们也把港口作为国际物流的一个特殊结点。

港口历来在一国的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运输将全世界连成一片,而港口是运输中的重要环节。

 

 

第四代港口以城市为主体,以自由贸易为依托,成为主动策划、组织和参与国际经贸活动的前方调度总站、产业集聚基地和综合服务平台。

 

 

 

 

经济转型下的港口

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优化经济结构,已经成为我国当前经济工作最突出的任务。多年来,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因发展方式的不尽合理而埋下的矛盾日益突出,社会要求经济转型的呼声越来越高。

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以“扩内需,调结构”为宗旨的经济转型,可简要总结为:出口导向向内需导向的转型;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型;中高碳经济向低碳经济的转型;增长方式由政府主导向市场主导的转型;非均衡发展向相对均衡发展转型。

从上世纪80年代,世界上一些主要港口码头就已开始从以装卸、仓储为主的生产方式向全球的货物转运中心、物流中心、加工中心、配送中心转型,有的港口已完 成了这一转变。而在我国,多数港口仍然把货物在港口的位移作为首要任务,还是以通过外延建港的方式,实现港口吞吐量的扩张。

随着经济形势的转变和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时代的到来,港口界也开始探索新形势下港口发展的新方向和新方式。在全国“两会”上,来自港口界的代表不约而同地提出: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不断加快,现代港口作为全球综合运输网络的节点,要向第四代港口转型。

第四代港口是1999年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首次提出的全新港口概念。第四代港口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不同港口之间虽然空间分离,但却由共同的运营商经营或者由同一的港口管理机构来管理。总体说来,第四代港口处理的货物主要是集装箱;发展策略是港航联盟与港际联盟;生产特性是整合性物流;成败关键是决策、管理、推广等软因素。

如今,上海、宁波–舟山、天津、广州、青岛等港口均各展所长,开始向第四代港口迈进,各位港口“掌舵人”也纷纷亮出了他们的战略智慧。 [全文]

 

 

 

广州港与沿海及长江的港口海运相通,国际海运通达世界 8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 300 多个港口,是我国与东南亚、中印半岛、中东、非洲、澳洲和欧洲各国运距最近的大型口岸。

 

 

 

 

广州港发展低碳物流经济

实 地处珠三角,与香港毗邻的广州港,在经济结构调整和航运市场急剧变化的后危机时代将如何实现港口转型升级?全国人大代表、广州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洪先提出,要力促低碳物流经济,并加快发展珠江流域航运。

传统港口向来是耗能大户,港口转型升级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节能降耗。谈及节能减排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陈洪先自豪地表示, “如果当年我们没有下决心加大环保设施项目的投入力度,企业的生产成本也不可能像今天那样得到切实的降低。”

据了解,广州港投入了2亿多元用于低碳绿色港区建设,在全港范围实施港口大型机械"油改电"项目,尽管前期投入巨大,但现在收效明显。据统计,全港目前已 经实施的改造项目每年可节约燃油费用4500万元,同时减少消耗8283吨标准煤,减排2万吨二氧化碳、200吨二氧化硫、160吨氮氧化物,实现良好经 济效益与社会效益。

“后续改造项目将于今年实施,完成后每年可进一步减少消耗2023吨标准煤,节约燃油费用1808.6万元,减排5045吨二氧化碳,巩固节能减排效果。”陈洪先表示,广州港还将陆续投入数十亿元资金用于节能降耗改造、提高企业发展质量。

与此同时,珠江内河航运也是牵动广州港发展的重要一环,内河运输加强了港口与经济腹地的联系。可喜的是,自内河航运上升为国家战略后,珠江航运将为广州港 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据了解,目前南沙港区的集装箱运输水水中转比例相当大,水上驳船运输的开展,对吸引珠江流域的集装箱箱源起到了积极作用,推动了南 沙港区集装箱吞吐量的快速增长。大力发展内河航运,也符合广州港建设物流中转港的目标。

“对于广州港来说,加强与珠江流域的内河码头、集装箱班轮公司、客户的合作,将提升珠江的航运能力,使广州港和沿江流域实现共赢,促进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陈洪先表示。[全文]

 

 

上海港位于长江三角洲前缘,居我国18000 公里大陆海岸线的中部、扼长江入海口,地处长江东西运输通道与海上南北运输通道的交汇点,是我国沿海的主要枢纽港,我国对外开放,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的重要口岸。上海市外贸物资中99%经由上海港进出,每年完成的外贸吞吐量占全国沿海主要港口的20%左右。

上海港推进国际航运中心

如果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从1994年的100万标箱,到2003年的1000万标箱,得益于经济全球化的持续加快,那么在近年来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中, 从1000万标箱增长到2011年的3174万标箱,则得益于内贸发展和国家政策,得益于上海港实现了从一名传统“装卸工”向现代综合物流服务商转变,并 有力推动了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

“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全国港口生产出现很大的波动,但上海港吞吐量保持了适度增长,这表明整个港口服务能力得到了提升,也表明上海港作为枢纽港的地位也在不断加强。”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国际港务集团总裁陈戌源说。

在全球经济贸易一体化的背景下,如何在下一步港口竞争中“赛出特色”?陈戌源以“三化”描述了上海港打造新竞争优势的途径,即有效整合港口资源,实现系统 化;围绕货物标准、运行效率、低成本等管理流程,实现港口管理的精益化;以信息服务为中心,打造数据港平台,实现信息化。

“实现港口有效转型升级,从当前形势来看,就是要推进港口物流发展,加快物流项目的建设,成为国际贸易枢纽,将海运与其它运输方式更为有效地连接起来,把 港口企业打造成综合物流企业。”陈戌源说,同时,上海港还将进一步加强和江苏、浙江、长江三角洲等区域的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实现错位发展。

“目前,上海港已经成为国际性大港,但这并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也不是唯一的目标。下一步,上海港要在提升自身能力的基础上,既要谨慎作为、又要大胆改 革,实现五个新,即:港口业务有新成绩,经营效益有新增长,资本市场有新形象,重大改革要有新突破,和谐家园建设有新面貌,为把上海港打造为‘世界强港’ 迈出最坚实的步伐。”陈戌源指出。[全文]

 

 

天津港位于渤海湾上的海河入海口,处于京津城市带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交汇点上,是环渤海港口中与华北、西北等内陆地区距离最短的港口,是首都北京和天津市的海上门户,也是亚欧大陆桥的东端起点。

 

 

 

 

天津港业务专攻到百花齐放

建设世界一流大港,必然面临港口功能拓展、港口产业规划、港口经济转型等课题,关注港口发展现状、以前瞻性眼光统筹将来显得尤为重要。

2005年,当沿海众多港口在装卸运输等传统领域竞争日趋白热化时,全国人大代表、天津港集团董事长于汝民便萌生了“开辟蓝海”的想法。时间流转至 2007年,许多人还沉浸在航运经济飞速增长的喜悦中时,于汝民又敏感地嗅到了市场的变化。“中国外贸经济在当年已出现了拐点。不是说进入下降期,而是进 入了发展的平缓期。”于汝民如是说,“中国靠外贸拉动经济的做法遭到了一些国家的抵触,出口型经济开始受到挑战。”

基于此,2007年,天津港提出发展四大产业的理念,即港口装卸业、国际物流业、港口地产业及综合服务业。“港口装卸是主业,必须继续做大做强、做优做 精。同时,为了支持港口装卸业的发展,天津港大力发展国际物流业,建立起覆盖天津港腹地的物流网络。”于汝民向记者介绍道:“发展港口地产业,不同于一般 的房产开发,主要是靠填海造陆,创造港口本身的发展空间,通过发展临港产业,有效降低物流成本,并探索港城一体化的发展模式。综合服务业则包含了传统餐饮 休闲、物业管理服务,也包括高端的金融服务。”

“有限度、多元化”是天津港发展模式的主要特点,于汝民说:“天津港并不盲目、跳跃地发展产业,而是以港口装卸业为基础,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大力发展以港 口装卸业为主的‘四大产业’,实现第四代港口全球资源配置枢纽功能,控制土地和岸线资源,同时不断拓展港口功能,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模式。”

“总体来讲,我们的四大产业发展非常顺利。”于汝民告诉记者,“原来装卸业占总体收入近70%,现在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了30%左右,去年全港营运收入 215亿元,装卸只占了60亿元。”得益于及早进行战略转型,天津港在国际金融危机时顺利渡过难关,并在后危机时代,脱离了低迷的航运经济的束缚。[全文]

 

 

青岛港由老港区、黄岛油港区、前湾新港区构成,拥有码头15座,泊位73个,岸线总长13149米,万吨级以上泊位31个,主要从事集装箱、煤炭、原油、矿石以及粮食、化肥、钢材、水泥、氧化铝、纯碱、大型设备等货物的装卸服务和国际国内客运服务,是功能齐全的综合性现代化大型港口。

 

 

 

 

青岛港打造第四代港口

“董家口港区就是青岛港的明天。”这是全国人大代表、青岛港集团董事局主席常德传的心声。随着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正式纳入国家发展战略,董家口港区成了青岛承接国家发展战略、建设蓝色经济先行示范区的载体和平台,也成为了青岛港迈向第四代港口的坚实基础。

周边港口建设风起云涌,你追我赶,使青岛港发展面对“标兵越来越远,追兵越来越近”的严峻形势。面对“白热化”的竞争态势,作为青岛港的决策者,常德传经 过反复酝酿和思考,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在董家口港区率先建成40万吨级矿石泊位,使青岛港在激烈的竞争中抢得先机,从而保障山东港口在全国进口铁矿石 中的主导地位。

“该码头投产将使铁矿石的运输成本降低23%,降低成本的铁矿石极有可能带来更富竞争力的价格,从这个意义上讲,董家口港区将间接地影响国际铁矿石价格的调控,直接参与到国家能源发展战略。”

“青岛港建设40万吨矿石码头是第一步。”常德传如是说。如今,40万吨级矿石码头已经正式投产,随着各项工程建设的推进,董家口港区雏形初现。

据了解,董家口港区是目前国家批准建设的最大面积深水港区,拥有广阔的后方陆域,且周边遍布了青钢、日钢、莱钢、济钢等大型钢铁企业,为建设国家大型散货 集散中心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同时港区规划建设了世界最大的散货泊位和油品泊位,能够极大节省物流成本,率先成为进口物资国内主航线靠泊点,吸引大宗货物通 过水水中转辐射国内周边和日韩港口,形成大宗散货集散中心和重要的能源储运中心。迅速搭建起以深水泊位为节点,以宽广陆域为支撑的物流交易平台,成为集聚 大宗物资进行交易的关键所在。这些都是董家口港向第四代港口迈进的必要条件。

“到‘十二五’期末,董家口港区将建成3亿吨大港。”常德传告诉记者,“以世界眼光、国际标准、本土优势和前瞻思维建设的董家口港区,将实现由传统装卸港向现代物流交易港的转变,由单纯建设港口向港城一体化发展的转变。” [全文]

 

 

营口港(东经122°06′00″,北纬40°17′42″)地处辽宁沿海经济带和沈阳经济区,是中国东北及内蒙古东部地区最近的出海港。2007年港口吞吐量超过亿吨,成为中国大陆第十个亿吨海港。继2010年吞吐量越过两亿吨之后,2011年吞吐量又突破2.6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超过400万标准箱,成为中国沿海发展速度最快的港口之一。

 

营口绿色引擎驱动港口转型

“打造绿色环保港口的根本目的,就是服务区域经济发展,提升包括企业员工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这是全国人大代表、营口港务集团总裁高宝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亮明的观点。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今年“两会”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强调的一个重点。与此相契合的是,营口港集团近年来走的正是一条以绿色引擎驱动港口升级的道路。高宝玉认为,打造绿色港口,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需要,也是国企自身发展的需要,更是国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

港口建设服从环保要求是营口港开发建设中的一条重要原则。在仙人岛港区的规划和建设中,营口港提出了“不毁一棵树,建设生态绿色新港区”的建设标准,为了 保持仙人岛的生态原貌,该港区南防浪堤绕道修建。为了减少环境污染,营口港全力实施节能减排。近两年来,营口港共投资8000多万元实施场桥“油改电”工 程,到2011年,鲅鱼圈港区72个集装箱区及所有场桥油改电全部结束。在此基础上,营口港正着手进行倒运车辆“油改气”工程。

对营口港来说,绿色港口不仅仅是自然生态的维护,也是健康、可持续性的发展理念的体现。“港口是服务行业,绿色环保港口一要做好自身服务,二要做好延伸服务。” 高宝玉说。

在自身服务上,营口港“店小二”式的服务已成为港口员工的自觉行为,深受业界好评。在延伸服务方面,营口港的多元化经营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在与诸多 大企业共同开发经营港口物流产业的同时,营口港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港口贸易、港口地产、港口酒店、船货代理、船舶燃料供应、物流金融服务等都已形成“气 候”。现在客户在营口港走货,有船货代理为其办理相关业务;货物卸到港口,有港口贸易部门为其办理货物贸易;客户在港口逗留,可入住港口不同风格与标准的 酒店。2011年,港口服务业收入已占港口总收入的30%。多元化经营不仅扩大了港口规模,创造了企业效益和社会效益,发展方式的转变,更使绿色环保港口 有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全文]

2012年的两会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两会提案议案中有不少是有关航运行业的,其中港口建设是业内谈到最多的。2012年将以港口开发为引领,全面加快实施沿海开发五年推进计划,着力打造沿海特色经济板块,努力促进资源优势向产业发展优势转化。上海港、青岛港、厦门港、宁波港等几大重点港口都提出了各自的发展计划,其中青岛港的上市计划仍在进行中。可见,中国港口要发展,必须以适应国际化要求为契机、以市场为导向,以改革与科技进步为动力,在遵循国家战略部署的基础上,加快结构调整和资源整合,合理布局,最大限度地满足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

有政协委员也提出,在全面实施沿海开发五年推进计划过程中,要加强港口开发的战略性研究,支撑港口开发的战术性计划,制定港口开发的战略性政策,完善港口开发的战术性举措,实施港口开发的战略性工程,带动港口开发的战术性项目。未来五年,要加强港口的航道稳定性、可拓性和接卸运输方式的研究,在航道等级上求得突破;加强产业发展的研究,在产业发展规划上求得突破;加强港城发展的研究,在港城模式上求得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