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船计划

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 of Brazil,简称:Vale,全称:Companhia Vale do Rio Doce)简称淡水河谷,商标VALE。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成立于1942年6月1日。

2008年01月27日,巴西淡水河谷矿业公司宣布,在珠海建立一个新的球团矿厂,这是其在华的第一项矿石业务投资。投建大船降低运费 距离中国路途更远,一直是巴西淡水河谷相对于澳大利亚洲其他两家矿山巨头以及印度矿山企业的劣势,为此,目前淡水河谷正在订造载货量40万吨的大型铁矿石运输船,并命名为“中国号”,建造后将成为世界最大型的铁矿石运输船,可以大大降低铁矿石的运输成本。

2008年正值航运市场火爆时期,矿业巨头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推出建造“40万吨级”巨轮船队计划,投资数十亿美元在中韩船厂建造35艘全球最大VLOC运载矿砂,目前已有6艘交付使用。分别是Vale Beijing、Vale China、Vale Brazil、Vale Italia、Vale Rio de Janeiro、Berge Eevrest。

中国政府政策

今年年初,为进一步加强沿海港口码头靠泊超设计船型船舶管理工作,确保港口生产运营安全,交通部先后印发了《关于加强港口码头靠泊能力核查管理工作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明确码头靠泊能力核查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

鉴于当前超大型船舶港口作业安全形势不容乐观,特别是超设计规范船型的超大型船舶靠泊作业安全隐患较大。根据国务院安委会关于安全生产标准的相关规定,为了加强安全生产,决定对超设计规范船型船舶靠泊码头管理方式进行调整。自发文日起超过现行规范设计船型的大型干散货、油品船舶,不再采取“一船一议”的方式进行靠泊管理。【全文

相关资讯报道  [更多]
中国海事服务网 专题报道
  • 制作、策划:申娜
  • 日期:2012-04-06

 

中国需要大船吗?
正方观点:需要
[1、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符合低碳经济]

从绿色环保的视角计算,7.5万吨级油轮的EEDI为4.56左右,而30万吨级油轮的EEDI降到2.54左右,可见船舶大型化大大降低单位运能的二氧化碳排放,符合低碳经济的要求。

[2、提高船舶运营经济性]

徐学光教授算了一笔账,船舶大型化有明显的规模经济效应,意味着单位运力的船舶造价和单位运力的能源消耗及二氧化碳等有害气体排放量的显著下降。据测算,30万吨级油轮每吨的造价只是5万吨级油轮的41%,相应30万吨级油轮的每吨船的租费,只有5万吨级油轮的35%,可见,大型化提高了船舶运营的经济性。

[3、降低钢价、铁矿石运输成本]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屈秀丽表示,淡水河巨轮直航中国,确实能够降低铁矿石运输成本,如果因此能降低铁矿石价格,当然欢迎。“现在,淡水河谷的铁矿石由菲律宾转运至中国,会增加一些成本,这些成本或将转嫁至钢铁企业。屈秀丽表示,造成这样的局面,钢铁企业、港口企业、航运企业、淡水河谷的利益都没有最大化。“如何解决四方利益博弈,牵头解决这一矛盾,或许需要政府出面。

[4、73%支持大船停靠中国]

由联合金属网主办、重庆钢铁集团公司和中国联合钢铁网协办的“2012冶金矿产品国际会议”3月23日上午在重庆隆重开幕。本届会议主题为:“铁矿石交易平台;定价模式及供求分析”。克拉克森上海公司干散货分析师李成山作了专题演讲。会议现场的投票显示,高达73%的人支持大船停靠中国港口,反对的仅有17%。

[5、有利提升吞吐量]

郑平则指出:中国港口谁也不会反对,淡水河谷在北方和大连、青岛、日照等都有接触,初步估计一年带来的铁矿石增量就有7000万吨,不管是出于提升吞吐量,还是能源枢纽地位,港口的竞争也都激烈。

反方观点:不需要
[1、对国内干散货船队有致命打击]

按照大连海事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斌的粗略统计,一旦淡水河谷的自建船队被允许在华运营,那么该船队一年能承运淡水河谷约1.2亿吨的铁矿石货运量,这对年货运量在2.6亿吨的中远干散货船队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2、垄断航线]

克拉克森上海公司干散货分析师李成山认为,淡水河谷40万吨大船因为航线耗时长反而相对低效,运输成本也比现有的30吨级船高,唯一的优点是建设成本低。但目前世界40万吨级的大船主要是为淡水河谷所有,如果允许其停靠中国,巴西-中国的干散货海运航线就会被淡水河谷垄断,甚至会相当于把巴西的矿山搬到了中国。

[3、危及中国航运业]

中国航运界多次表达了坚决反对的态度,其原因:一是对中国经济危害巨大;二是危及中国航运业;三是导致我国港口重复建设;四是破坏我国浅海的生态资源;五是对我国的国防和海防不利。

行动
[1、国内港口]

国内多个港口为了迎接VLOC进港,都提出了修建40万吨级码头的计划,包括大连港、青岛港和湛江港等。大连港获批的是35万吨级上线,而青岛董家口港区铁矿石码头则是获批30万吨级上限。大连港、青岛港曾不止一次的宣传其航道的等级达到40万吨级,其目的明显就是针对VLOC的。甚至连云港都正在挖25万吨级的航道,朝30万吨级的航道目标奋斗。

[2、“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应运而生]

自2008年铁矿石“长协定价”被第三方指数所代替以来,国内钢铁企业就一直饱受铁矿石价格高企之苦。尤其近两年,中国钢铁生产行业年销售利润率已不到 3%,远低于全国工业行业6%的平均利润水平。归其原因,业界纷纷指向,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暴涨、但钢材价格却持续走低。面对中国钢铁行业的生存危机,国内企业曾试图用多种方式来破解,但效果均不甚理想。痛定思痛后,业界把解决铁矿石尴尬的突破口瞄在了价格制定权上,自此中国的“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应运而生。

3月29日晚,从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获悉,该所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在新加坡签署了备忘录(MOU),淡水河谷公司对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予以支持,北矿所对淡水河谷公司积极探讨加入平台相关事宜表示欢迎。

签订备忘录,某种程度上是表明一种观望状态。张佳宾分析,中国政府目前并没有同意淡水河谷的大船停靠,或者说也没有采取一个很主动的措施,比如折中一下,40万吨的大船可以装30万吨的货停靠。这样的情况下,淡水河谷在三大矿中第一个支持北矿所平台,表示已经在向中国政府示好了,接下来就会关注中方对大船停靠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