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游艇|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艘船宝

2010年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库克号事故处理记录【史略】

来源:网络  2017-06-28 09:31:42  我要评论(0  

导读:

2010年1月14日早8点半,克里斯船长集合所有船员宣布:爱尔兰库克号在在雅加达东北方向约200海里的爪哇海海域触礁、搁浅在一座小岛上,船体损坏严重

得知消息1月14日早8点半,克里斯船长集合所有船员宣布:爱尔兰库克号在在雅加达东北方向约200海里的爪哇海海域触礁、搁浅在一座小岛上,船体损坏严重,好在16名船员暂无生命危险,距离库克号最近的芬兰号和加利福尼亚号迅速转向赶去救援。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组委会中止了本站比赛,所有帆船前往事发地点协助完成救援工作和后续工作.

前往事发地点

我们降下所有的帆,开启机动,加足马力向库克号的方向前进.途中得知,库克号在风暴中触礁、搁浅。小岛的名字叫Gosong Mampang,上面没有导航灯光,也没有任何反射雷达波的装置,而且在海图上标记的位置有误,在风雨交加的黑夜中高速行驶的库克号就像瞎子一样,右舷触礁,冲上浅滩。

见到损毁的库克号

上午11时左右,库克号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库克号是右舷触礁、搁浅,侧躺在浅滩上。同时我们还看到前往救援的其他克利伯大帆船,新加坡号、芬兰号、Hull&Humber号等,此时,爱丁堡号正在赶往船队汇合海域的途中。

心系同胞

爱尔兰库克号上有位自费参赛的中国小伙,来自大连,叫李铁娃,英文名叫Tie,是库克号上的Watch Leader(值班船长)之一。得知库克号出事后,我和Sunny大哥都很焦虑,不知道铁娃现在怎么样,当我们得船靠近芬兰号时,我们便仔细寻找他得身影,最终没有找到,或许他在舱里休息,或许,从已经知的情况来判断,他可能搭乘另一艘前去救援人员的帆船加利福尼亚号先行离开前往印度尼西亚巴丹岛侬萨港了。不管怎样,这件事没有确凿之前,在我们心里一直都是块大疙瘩。

冒险登岛

上午克里斯船长手中的卫星电话很烫手,VHF72频道对讲机也成了热线,我预感到这出戏似乎我们青岛号要唱主角了。通话完毕后,我们的青岛号就单独冲出船队,围绕着小岛一圈一圈游弋,不断缩小半径,接近小岛周围的浅滩。海上涌浪很大,船头上下颠簸幅度很大,落差超过3米,因此我们得轮流去船头瞭望,告知船尾操舵的人浅滩的距离和方位。轮到我瞭望的时候,距离已是靠到最近了,距离浅滩不到50米,目测距离小岛的海滩有150米左右。我们已经掌握了小岛周围的环境

午后,只有芬兰号和青岛号留了下来,库克号的船长和部分船员也留在芬兰号上,看的出来他们很期待得到进一步的消息,因为事故发生时,所有人只带了少数物品仓皇逃命,很多钱财、物资都留在了船上。克里斯船长决定率领老克里斯(皇家海军老兵,参加过1982年英阿马岛海战)和小克里斯(年轻有为的电影专业大学生,三位Watch Leader之一,注:青岛号上有三位叫克里斯的人)搭乘救生用的橡皮筏划上岛屿。在他们准备装备的时候,我看岛克里斯船长总流露处凝重的眼神望着小岛和库克号,看的出来这次行动在他心中的份量,冒险占了多半。

一切准备就绪,这是我第一次在航海中接触这样的工作,船长和其他两人穿上了长袖、长裤的干式保暖服,航海皮靴、不同的是手套换了,不露任何指头,为了防止穿越浅滩区域时候被锋利的礁石和珊瑚礁刮伤,头上带上了滑雪帽,把头发全部遮盖住,防止进入损毁的库克号时候,被粘住刮住。临行前,克里斯船长指挥青岛号与芬兰号会船,让芬兰号的船长到青岛号上临时指挥,以备不测。从这一点开得出,克里斯船长已经做了最坏得打算。

他们三人此去的主要任务是:试探性的冲过急流和海浪登上小岛,如果成功,那么就尽可能的多拍摄一些库克号上的视频和影像资料,以便传回英国用于船艇损坏评估。我对船长的安排提出了致疑,就多问了一句:“这些工作是应该由保险公司来做?”船长回答:”可是他们现在不在这里,我们需要抓紧时间处理这个问题。”说完,他就率领三人登上橡皮筏,在海浪中艰难的划向小岛。

登岛成功

大约15分钟后,我们清晰的看到,他们已经进入浅滩,下了橡皮筏,拖着艇,徒步趟过齐腰的浅水区域,登上了小岛。他们上岛后并未急于登上库克号,而且先熟悉了一下整个小岛的环境,说是小岛不如说是海中央的一片干地,远远望去上面有很多海鸟,一艘破渔船,一个简易的码头还有一个类似灯标的简陋临建。此时,我们只能驾船继续围绕小岛转圈,用望远镜远远的注视着他们在岛上的每一步工作,再就是用VHF72频道对讲机保持联系。特别是他们进入库克号以后,呼叫更加频繁。大约1个小时之后,他们划艇回到了青岛号。因为天空中的乌云和低空奇形怪状的云形预示着这里的天气会更加糟糕.

新任务

有时候我感觉这位英国船长,就好比他在船上玩X-BOX里面的游戏,完成一个任务后,又要有一个新任务。这也就有了今后两天的工作。

库克号的内、外部照片显示,其主要损坏严重部位在右舷,从船体外部看左舷和甲板上的一切设施都完整无缺,而内部照片,右舷船头卧舱多处开放性破裂,海水涌入,厨房、右舷卫生间和导航室收到严重挤压,造成结构性损坏,船体玻璃钢材料夹杂着船上的设被呈碎片状分布,这一部分的空间被高度压缩。

随后克里斯船长给全体船员开了会,提到未来几天可能要留在这个海域完成后续的工作,除了等待评估结果,还要去库克号上将船员的个人物品,价值高昂的电子设备、可以安装到其他船的器材配件和航海日志等文献资料找到并运回来,如果有可能,还要等待专业的救援船只到达后才能离开。如果有人想提前离开,可以搭乘爱丁堡号,他们可能15日晚上离开去往印度尼西亚巴丹岛侬萨港。船长这样做还是很理智很人性的,毕竟现在的事情是克利伯公司的事情,而不是船员们的事情,跑全程的船员时间还可以,但是仅仅参加赛段比赛的船员,在时间上就会有更多的限制。短会开完以后,看得出来不是每个人都情愿留在这里,而且时间上还说不准甚么时候能够离开,这对已经航行了十多天,遭受暴风雨洗礼、忍受湿热气候的船员们来讲无疑是个巨大的心理压力。作为青岛号上唯一两位中国船员,Sunny和我决定找船长单独谈一次话,需要迅速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和形势,立即向青岛方面汇报。

与船长的谈话

克里斯船长告诉我们,这是克利伯环球帆船赛事创办以来出现的最大事故,虽然确认没有人员伤亡,但是船只的损坏程度不仅仅能影响本段比赛,甚至是后续各站的比赛都有可能被英国方面推迟或终止.目前,关键的就是尽快完成专业的评估报告和给出下一步的工作方案,让这件事情有一个合理的结论.所以青岛号,芬兰号可能会留下继续处理这件事情.明天将会继续派人登岛,完成后续的工作,同时有一个好消息是傍晚爱丁堡号与我们汇合,上面有一位船员是专业的评估师,他将会一同前往库克号调查然后连夜完成评估报告通过船上的卫星网络电子邮件将报告发回英国.得知此情况,我第一时间通过船上的卫星网络将信息汇报给青岛方面,并且表明了Sunny和我的初步决定,等待青岛回复。

海盗or渔船

傍晚,一艘破渔船出现在我们视线里,绕着小岛兜了一圈然后缓缓的离开。进入爪哇海域之后,我们对所有的渔船、快艇都保持高度警戒,发现后立即报告其方位,航向,然后密切监视其动向,因为这一带海盗曾经活动很频繁。在这片荒凉的海域见到渔船着实意外,它看到我们有三条帆船在周围,就离开了。这一条船的意外出现,让很多人都感到不安,因为可能会引来海盗,如果真是那样目标就不仅仅是库克号了,而是全部的三条帆船和上面的船员。不过船长们还是决定维持原先的计划不变。

遭遇风暴

当夜,三条帆船决定围绕小岛设定一条环形航线,兜圈航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时,我的Watch上甲板,1个小时后,天空中乌云密布,星月无光,船长立即下令先降下大前帆然后将主帆缩小三分之二,在缩帆过程中,霎时间,电闪雷鸣,飓风呼啸,倾盆大雨从空中泼下,当时我正在把舵,风速仪表显示风力在三十分钟内由10节上升到48节,阵风达到57节,天哪!这种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场景,我现在就身在其中了,见到这种场景,我有点愣神儿了.这时候,值班船长赖斯(Les)大声吼叫着,下令另外的船员去换衣服,留下他自己和我在甲板上,我负责把舵,他负责调帆,风力在不断上升,而且风向在摆动,迎风和横风航向上我们很难控制住航向,正在调整小前帆的赖斯大声的对我喊:Bear Away!意思是向下风偏转,转向尾风航向。我赶忙转向,把风向角控制在120度至160度之间,这时候暴雨已经浇透了我全身,连裤腿里都感觉的到有水在不断向下流动,雨点打在夹克上,皮肤会感觉到疼痛,左眼右眼只能一只一只轮流半睁着盯着方位和航向.航速上升到12.7节,速度非常快,碎浪不断冲上甲板,从船头盖到船尾,雨水不断冲刷着船身,我已经有些冷了,这种冷不是一般的冷,因为海水打到脸上身上感觉是温暖的,雨水则是凉的,风一吹又会觉得更冷,然后海浪打过来又是温暖的,就这样冷暖不断的交替,身体就渐渐的支持不住了,意志力也渐渐被恶劣的环境所削弱。当时我真想下舱去躲避这场暴风雨,一切属于男人的面子、坚强和尊严都想统统卸掉,但是马上想到我不是我自己,而且代表整个青岛站在这里,拥有的不仅仅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而且整个城市,家乡父老的支持,就又咬紧牙关硬顶着了,心里在不住的祈祷,把所有的好运和天地的灵气都借来一点用用,让自己和青岛号能闯过这一关。这种天气,舵上感觉很硬,需要用力去转动,而且航向需要在动态中保持相对的稳定,风向角的大小受风向摆动和海浪对船身拨动作用的影响,舵要不断的向左或向右打,赖斯也会通过调帆时候看帆的形状来提醒我,向上风还是向下风打舵。这一夜,青岛号上充满了不安、失望,甲板上充满了在恐惧面前人才能发出的独特的叫吼,还有我听天由命、沉默无声的心和那早已被黑暗淹没的冰冷的身体。

克服着凉感冒

朝霞的温暖赶走了黑夜的无情,雨过天晴的海面像刚刚发完脾气的女孩子,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哽咽着,意犹未尽的哭泣带来轻轻的抽动,让海面产生一阵阵的起伏不平,晃动着躺在湿漉漉的床上迷迷糊糊却总也不能入睡的水手们。我被Sunny的急促声叫醒,他告诉我昨夜地板下进了很多水,大家正在排水,让我赶紧起来,我睁了一眼,瞬间赶到头疼、关节也酸疼,就又在潮湿闷热的船舱中闭上双眼继续迷糊过去。不知甚么时候,前甲板的天窗开了,听到很多人的脚步,还有搬运船帆的声音,感到有水滴甩到自己的身上时,我赶紧抬头看,大家正在把刚换下的船帆搬运下舱。有人看到了我大声说:Oh,leo is still on bed.不一会Sunny大哥又来了说:立中,快起来,就差你了,快点儿。我强忍着关节肌肉的酸疼起了床,迷迷糊糊的吃了早餐又从自己的储藏间里拿了从国内带的姜糖吃下去,觉得还不行就又冲了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灌了下去。一杯热的东西下肚唤醒了刚刚吃下去的姜汤,只觉体内一股炽热的气体从腹腔上升都头顶,然后分散到四肢,精神了些许,就登上甲板和大家一起工作。清新的海风和柔和的阳光,很快让我又重新振作起来,通过干活出了一阵热汗,下舱擦拭干净之后,觉得自己又充满了活力。

亲自登上损毁的库克号

昨天登岛的人员体力消耗很大,所以今天克里斯船长重新调整了人员,我被安排在了其中,跟随克里斯船长还有媒体船员贝齐(Becky)一起与其它两条救生皮筏上的其他几名船员一起登岛。急流中,克里斯船长边划艇便教我如何正确使用船桨,上边一支胳膊要保持高肘,与下面的胳膊配合好,过浪时,在波峰身体重心要向后。我们三个人坐一艘2米长不足1米宽的橡皮筏实在是拥挤,我的腿怎么放都感觉压的不舒服,还要用力划桨,劈波斩浪。海水不断涌到艇里,靴子和裤腿已经湿了,一想到这里的鬼天气和自己所剩不多的干衣服,我心里不免又起了情绪:哎,咱干嘛来这里遭这个罪,早知道这样我拒绝船长的要求,他也不能把我怎么地。这时候坐在前面划艇的克里斯船长明显感觉动力不足,说:“Come on, Leo, we have no time.”我听了后,勉强的使劲划啊划,终于到了浅滩,我们下了船徒步走在齐腰的水中,脚下的珊瑚礁凹凸不平,靴子里裤筒里灌满了水,感觉双腿被灌了铅,喘着粗气,一步一挨的挪动着。我心想:昨天在船上看他们上岛的动作那么慢,还以为他们是在小心翼翼,现在全明白了,是因为想快而快不了。上了岛,船长仍下我和贝齐先往库克号方向去了,贝齐是个女的,又是媒体船员,下了船就开始拍摄,收拾艇的任务自然就落到我身上,刚费尽力气冲破海浪和急流拖着沉重的双腿上了岸,又要把艇扣过来,空干积水,然后抬着艇走几十米远搬到岛的另一侧,再放入海中拖到库克号边,当时,这一切真让我觉得沮丧又没劲,到了库克号,走进去一看,相当惨不忍睹,很难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是风雨交加的半夜,库克号的船员是怎么抗过来的,而且他们还降了所有的帆。通过水中的绳子可以看出,他们用了四条绳子从船上通向小岛的岸边,当时这么做一定是为了安全。岛上还有他们遗弃的帐篷睡袋和食品包装袋,可想而知当时的状况多么窘迫了。

再看看库克号内部,一片狼藉,和昨天在照片上看到的一样,不同的是今天鼻子感受到了柴油的味道,手也触到了柴油玷污的舱壁,粘乎乎的,在倾斜超过60度的船舱中行走,没有外部参照,需要时刻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和地心引力方向的相对为位置,不能看到一扇门,一张床,一个座位就按照正常习惯走过去,那样的话一定会摔跟头。

抢救物资

库克号上船员的大部分个人物品都没有带走,小到手机、信用卡、笔记本电脑,大到行李袋、航海服、睡袋,还有吉他、布娃娃 、拖鞋、毛巾等等乱七八糟,船长要求只要能带走的就全部带走,连空的电脑包这样的东西都不留下,因为这是属于其他船员个人的物品。我又一次有了厌烦的情绪,因为有些东西掉在地上,掉在缝隙里,掉在充满柴油污渍的地方,要拿是很麻烦的,还有些行李袋不知道里面是装了金子还是银子,重的要命,从倾斜的船体中搬运出来,再运到我们的橡皮筏上,一趟下来累不说,热的衣服里全是汗,加上潮湿,整个人都很难受,可以说到现在为止,生在80后的我,长这么大,从没吃过像现在这样的苦。但是看其他外国船员都在加紧的干,我也不甘落后,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受的教育中,说我们中华民族自古是一个吃苦耐劳、勤劳智慧的民族,典故也数不胜数,从神农尝百草到王祥卧冰,从童第周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从鸦片战争丧权辱国到八年抗战、三年内战胜利全国人民解放大翻身,从文化大革命到改革开放,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最后到我在青岛号上和英国船员聊大航海时代的海上强国,他对我说:过去我们侵略了很多地方,我们很坏,可是现在不同了,世界和平了,你们国家和过去不同了,现在很强大,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一瞬间,上学时学过的课文,受过的爱国主义教育成为了我唯一的精神动力,英国人对中国的评价,让我决定一定要捍卫国家和民族的形象,在这种困难的时刻,我看到来自英国、澳大利亚,阿曼,奥地利的其他船员都在认认真真的工作着,不能说他们一点抵触情绪没有,但至少很认真的对待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让我没有任何理由退缩,我代表青岛,代表这艘船在国际上的荣耀和名望,现在这种困难的时刻,我是最应该与青岛号共进退的人,想到这里一股热血用上心头,甚么个人利益、得失、危险、担忧和焦虑统统都暂时忘掉了,我又加入到大伙中间一起热火朝天的干,想早点完成工作,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次行动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锻炼,同船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哥们让我感受颇多,在劳累的情况下,他们搬东西也是轻拿轻放,我放的重了,就告诉我这些东西是属于其他人的,里面可能有相机、电脑这些物品怕摔,需要轻放。

就这样一下午,我们装了足足8艇,因为芬兰号和爱丁堡号也派出橡皮筏赶来支援,仅用了两个航次任务把这些物资运到各船,今天天气不错所以工作推进了很多,明天的任务就是拆卸船上的昂贵的技术设备和其他器材配件了。

再上爱丁堡号,感受第二故乡的温暖

15日,我和青岛号另外一位值班船长来自澳大利亚的蒂姆(Tim)一同将最后一批物资送上爱丁堡号,天色已晚,克里斯船长就让我们俩在爱丁堡号上留宿一夜。爱丁堡号,我太熟悉了,在英国参加培训学习的时候,我在上面完成了C部分的课程,刚到西澳州的时候青岛号上没有人,我在爱丁堡号上留宿过两个晚上。这次与爱丁堡号共度危难,又在这里受到英雄般的待遇,好吃好喝的不断,湿衣服帮我晾晒,苏格兰的兄弟们拿出自己的衣服让我挑着穿,连洗澡水和毛巾都端到眼前,还有美丽的苏格兰小姑娘露斯(Ruth,)没见过面就只道我叫Leo,问我是否需要这需要那的。哎,这些天身体和意志力饱受了与大自然搏斗之后的劳顿和冷漠,在这里又被家一般的暖流贯通全身心。有时候感觉航海就是不断行走在地狱和天堂,受尽磨难之后是极乐世界然后继续坠入磨难,如此往复,痛并快乐着。爱丁堡号的弟兄姊妹们,今天的感动,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等到了青岛,我一定好好感谢你们.

艰巨时刻

经过一夜的休整,我又恢复了精力体力,可是潮湿的天气和环境还是没有让身体得到彻底休息、能放松下来, 16日上午,克里斯船长一早就率领其他船员登岛。这次的任务是取回雷达、海水淡化装置、导航装置等贵重的技术设备,然后拿回缭绳、索具、救生衣、头盔等可以带走的器材补充给其他船。下午,风云突变,克里斯船长用无线对讲发回信息:他们可能要在岛上过夜。听到这个消息全船人都有些不安。最终在黄昏时分,船长还是决定回青岛号,三艘橡皮筏像三片脆弱的小叶子一样的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中艰难前行,青岛号在爱尔兰船长Richard的指挥下,小心翼翼的靠近小岛,夕阳西下,光线渐弱,当橡皮艇划到青岛号跟前时,海里突然就好比有妖怪作乱一样,突然起了很落差很大的涌浪,第一条试图靠帮的橡皮筏被青岛号庞大的身躯撞翻了,赖斯(在中国山西临汾工作的苏格兰机械工程师)、沃尼(阿卜杜拉,阿曼船员)和芭芭拉(曾是青少年帆船教练,在荷兰任教)三人落水,橡皮筏在海面上倒扣,芭芭拉的救生衣没有及时自动充开,落水后呛了几口水,船上的人、水中的人都在焦虑和恐惧中喊叫着,准备吊艇用的球帆升帆索也脱手,被风卷上了桅杆,竟然打掉27.6米高的桅杆顶端的风向标和风速仪,我们失去了风向和风速的电子指示功能。我在船首负责放安全绳,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然而噩运还没有结束,我们迅速将海中三人救起,紧接着是克里斯船长的橡皮筏靠帮,也是一个涌浪过来,艇险些倾覆,但是克里斯船长经验老道,顺着涌浪做了一个压船的动作,而后面的杰斯(Jez)就没那么幸运,顺势落水,好在他的救生衣自动充气及时,加上他很快做出自救反应,抓住了橡皮筏上的绳索.克里斯船长将吊船用的绳索系好,示意关闭绳索的夹绳器,然后自己沿着绳索用猎豹一般的速度爬了上来,越过干舷上到甲板上,他上了船很快恢复了指挥秩序,大家各就各位,很快落水的人员和倾覆的艇都处于控制之下.然而涌浪借着黑暗来临不断嚣张起来,上吊第二条橡皮筏的时候,剧烈的晃动让橡皮筏上的包裹脱落,橡皮筏在晃动中打断了右舷的移动侧支索上.好在Suuny及时安全的抓住了小艇,让小艇在甲板上停住.大家悬着的心也落了地,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没有人再大喊大叫.

蒙蒙细雨之中,我们边收拾设备和橡皮筏,边享受着胜利的喜悦,因为在这里我们已经作了一切可以做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团队去做吧,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闹妖的地方了.临走的时候,很多人没有一件干衣服,所有人身上都起了湿疹,屁股上是最严重的,青岛号本身也有损失,发电机不能正常工作、器材索具有所损坏、牛奶坏了一半、食品的种类也减少了很多。不过此时,几天来的疲惫、疑问和沮丧都被胜利的喜悦冲淡了。

胜利归航

1月20日中午,青岛号缓缓驶进印度尼西亚巴丹岛侬萨港,早已在码头等候青岛号归来的各船船员,印度尼西亚方面的工作人员还有库克号的船员们激动不已。在这里我和Sunny终于见到了铁娃,看到他眼中激动的泪光在闪动着,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他紧紧和我们拥抱,在他乡,我们三位中国船员因为这场危难变得更加亲近,我和Sunny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这一天,巴丹岛的阳光格外晴朗,侬萨港充满了感动的声音和泪水。

疑问和建议

我仔细的回顾几天来经历的一切惊险,我有很多疑问:

1 可以说任何一条人命都要贵过库克号和库克号上的一切,为什么是青岛号去冒这个险,为什么是比赛中止后让付费参赛而又在参赛保险范围之外的船员们去做克利伯公司、保险公司、专业救援团队去做的事情呢?船员合通里没有规定船员有这样的责任或义务。

2 Sunny提出要搭乘其他船先行前往印度尼西亚巴丹岛,克里斯船长委婉的拒绝,并把给Sunny治疗湿疹的药,并且Sunny的卫星电话一直都没有开通,超出了正常的等待范围,是否也与此事有关

处理意见如下:

1 克利伯公司需要给青岛号和青岛方面一个明确的说法,为什么派青岛号去冒险,做给克利伯公司减少损失的事情?

2 对于违反船员协议,合作合约的地方,克利伯公司打算怎么处理?

3 下一步继续合作,克利伯公司将给与青岛甚么样的优越条件?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史略
百科
更多>>游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