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游艇|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艘船宝

东晋名僧海上惊魂两百天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2017-08-10 08:45:59  我要评论(0  

导读:

岭南先民早在秦汉时期就已扬帆出海,到了魏晋南朝时期,以广州为起点的海上航线越发热闹。

\

三国时的中国大船模型,足见造船业的进步。\

清代光孝寺全貌\

南朝青釉瓷熏炉。

岭南先民早在秦汉时期就已扬帆出海,到了魏晋南朝时期,以广州为起点的海上航线越发热闹。“高如楼阁”的商船则沿着固定的航线来来往往,运送海内外的奇珍异宝;“借机”搭乘海船,经广州入华的外籍僧人也源源不断,而赴印求法、自海道经广州归国的汉地僧侣也不乏其人。让人好奇的是,当年这些使者、商贾和僧侣的海上生涯到底是怎样的呢?他们会不会遇到海盗?飓风来袭时如何应对?幸好,从狮子国(今斯里兰卡)登船,经海路归国的东晋名僧法显写下了近1.5万字的《佛国记》,其中有800多字洗练而生动地记录了他在海上的“惊魂两百天”。法显的遭遇肯定不是个案,且让我们一起翻开史书,从中一窥1600年前远航的艰险和先辈的勇气。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狮子国-耶婆提

巨浪击漏船舱

漂到无名小岛

公元5世纪初,东晋名僧法显在南亚取经、游历十几年后,决定返回故土。他出去走的是陆路,横穿沙漠,一路以死人遗骸为标记,经历千难万险,才到达天竺(古代中国对南亚国家的统称)。这一次回国,他准备走海路,远航虽然也风险重重,但体力上的负担要小多了。毕竟,他已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了。

暴风突起

船舱漏水 有水手叛逃

公元411年夏季的一天,法显在狮子国(今斯里兰卡)登上一艘可以容纳两百多人的“客货两用”商船,往广州出发了。夏季的印度洋正吹着西南季风,商船一路往东北航行,穿过马六甲海峡,航至吕宋岛西海岸,再改往西北航行,就可以抵达广州了。这在魏晋时期已是一条固定航线。东南亚、南亚诸国的使者,一心追求财富的列国商贾和携带经卷、不远万里东渡的僧侣,大多是沿着这条航线来来往往的。有专家考证,法显乘坐的这艘商船,排水量当在两百吨以上,在当时已是巨型船舶了。有意思的是,这艘大船后面还牵了条小船,那是用来当“救生艇”的,跟现代远洋船舶的理念颇为相似。

航行的头两天顺风顺水,到第三天,老天爷突然变了脸,海上闪电大作,暴风突起,十几米高的波浪一个接一个打来,扑得比桅杆还高。深度只有3米多的帆船忽一下在浪尖,忽一下又到浪的谷底,简直像坐过山车一样。这样惊险的场面,大家可以参照《加勒比海盗》或者《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里的镜头脑补出来。

就在船东和水手手忙脚乱的时候,一个巨浪击打过来,船舱漏水了!船东紧急招呼“救生艇”上的水手,让他们把“救生艇”开到大船船头的位置去顶风,谁知这些水手见势不妙,居然一斧子砍掉连接大船和“救生艇”的绳子,就势“叛逃”,漂到大海深处去了。

劫后余生

海上迷路 漂到无名岛

大船上的众人顿时个个面如土色,船东紧急招呼大家抛弃货物,减轻重量,好使船舱漏水的地方露出水面,以免沉船。这个时候,性命当然比钱财重要,搭船的商贾纷纷把货物抛入海中,法显连水壶都抛进了海里,但无论如何舍不得丢弃佛经,幸而船上十分混乱,他得以侥幸过关。

好彩的是,狂风一刮就是十三天,这艘漏水的大船在风波里忽上忽下,居然没有沉没。要知道,当时指南针还没问世呢,船舶在海上航行,都是白天看太阳,夜晚观星斗来确定方向的。此刻海浪狂卷,日月星辰全躲在厚厚的云层里,大家“两眼一抹黑”,谁也辨不清方向,只好听天由命,漂到哪儿是哪儿。十三天后,狂风终于止住了。死里逃生的众人定定神,发现船漂到了一个无名小岛边上。船员们在岛上将大船修修补补,终于填住了漏洞。至于当时叛逃的“救生艇”上的水手,有航运专家分析,在如此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他们必然凶多吉少。可见,做人不厚道,真是害人害己呀。

话扯远了,再说回法显搭乘的这艘海船。虽然船不再漏水了,但航行能力大大降低。从无名小岛再次启航后,它“弱弱地”在海上漂啊漂,大家一路担惊受怕,既怕海盗来了,船开不快,压根没法逃命;也怕暴风再起,又遇“生死劫”。幸而这两件事都没发生,大船漂了八九十天后,终于到达了古国耶婆提。法显惊魂初定,摸一摸行囊里的佛经,长出了一口气。

(注:本文参考了法显所著《佛国记》以及戴志昂所著《海上丝绸之路》等文献。)

耶婆提-广州

迷航数十天

乘客差点饿死

法显笔下的耶婆提古国到底在哪里,史界众说纷纭, 有学者考证出它就是今天苏门答腊的巨港(亦称旧港、巴邻)。这个古老的港口如同广州一样,持续千年长盛不衰,至今仍是重要的国际商港,但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不过,不管耶婆提到底在何方,它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大港,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从耶婆提到广州,若顺风顺水的话,也只需近50天的航程,法显离故土又近了一步。

苦等5个月 守候返程船

原先搭乘的海船需要大修,法显只能暂时在耶婆提落脚。此地佛教信徒少,他找不到地方讲经说法,只能待在客栈里,翘首期盼合适的商船路过,把他带回家。结果,这一等就是5个月。在这5个月里,他怎么和当地人交流呢?怎么兑换当地货币,付餐费旅费呢?他身上带的钱够生活吗?这些特让现代人头疼的问题,在曾经“以人骨为标记”远行的法显看来,大概不值一说。他在书里对这五个月的生活只字不提,把我的好奇心生生吊在半空,得不到丁点满足。

公元412年农历四月十六日,正是月望大潮之际,法显登上另一艘满载两百多名乘客的客货两用大帆船,从耶婆提启航,开往广州。大船航行了一个多月,一路无惊无险。船上食物充足,船东还是一个对佛法有好感的人,法显吃喝不愁,一天天靠近故土,心里慢慢安定了下来。然而,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商船航行到吕宋岛西岸海域时,深夜暴风突起,层层黑云罩住帆船,瞬间狂雨如注,船上的乘客也免费坐起了“海上过山车”,甲板上顿时一片大呼小叫。

风暴突起 法显几被抛下船

法显是见识过风暴的人,所以一心祈祷上苍护佑,并不特别慌张;但船上的商贾个个吓得真魂出窍。他们慌乱之中,提出了一个不灵光的说法:一定是因为法显这个僧人在船上,得罪了当地的神灵,大家才遭此大灾,如果把法显扔下海去,祭奠神灵,或许可保众人平安。

有过远航经历的人都可以想像,在这个月黑风高之夜,置身于极度恐惧到发狂的人群之中,法显的反应稍有不当,肯定会马上被扔到海里去喂鱼。好在他临阵不慌,先博取船东的同情心,又利用商贾想发财的天性,对他们循循善诱,说风暴虽大,大家未必不能逃出生天,只要顺利到达中国,他一定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大家发财,所以还是给他留条活路的好。

船东坚定地站在法显一边,再加上暴风刮了一夜就停了,海船安然无恙,法显逃过了被扔到海里喂鱼的噩运。

惊魂两百天 名僧终返乡

不过,众人虽然逃出生天,但大风过后,接着就是连日阴天,白天看不到太阳,夜里看不到星星,这艘船也像上一次那艘船一样,在海上迷路了。本来航程只要50多天,结果商船在海上漂了近70天,还是前路茫茫。广州到底在哪里,是不是已经过了,也没一个人知道。淡水和食物几乎消耗殆尽,每人只能分到一点点,个个饿得前心贴后背。水手压根没有力气摇桨,只能任由商船随风漂流,大家过一天算一天,个个近乎绝望。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大家气息奄奄之际,一片陌生的陆地终于映入眼帘。上岸一问,原来广州早就过了,他们居然漂到了山东青州!

不过,绝处逢生的人们这时高兴还来不及,并不在乎到底是身在广州,还是身在青州。法显总共两百多天的“海上惊魂之旅”就此结束,离国近20年的他历经劫难,终于安然无恙回到了故土。

相关故事

六朝时光孝寺

成为佛门驿站

据史料记载,魏晋南朝时期,东南亚、南亚诸国经常派遣使者,经广州登陆,前往建康(今南京)朝贡。东吴政权也曾派重臣,从广州登船远航,出使诸国。远在西方的大秦(罗马帝国)遣使来华,使东亚和地中海地区直接通航。此外,东汉魏晋时期,佛教由南亚僧人经海路登陆广州,在中国传播。东晋隆安年间,罽宾国(今克什米尔地区)名僧昙摩耶舍来广州传教,在今光孝寺建大雄宝殿,此后直至唐宋年间,有不少南亚名僧在此传教译经。光孝寺俨然成为佛门驿站,也是佛教通过海路在广州登陆并传播的见证。今天,我们说起这些商贾、名僧在1600多年前登陆广州,进行贸易或传教的经历,只能写下这寥寥几行。不过,从法显“海上惊魂两百天”的故事来看,他们漂洋过海的故事,不知多惊险呢。其实,假如法显搭乘的商船没有在海上迷路,他顺利登陆广州,光孝寺必然是他讲经说法的第一站吧?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史略
百科
更多>>游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