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注册 找回密码

昆仑轮:长江第一艘游船回眸

最近翻看《当代长江海外旅游发展史》,被40年前长江第一艘游船的运营情况所吸引。“昆仑”轮曾经的航线不仅仅局限于长江三峡区域,而是重庆-南京、重庆-镇江、重庆-上海等航线。而今,看看曾经第一艘长江游船的经营历程,是不是也可以对当下长江内河游轮一些启迪呢?

1、“昆仑”轮改成游船

“昆仑”轮原是一艘任务接待专用船。该轮出厂后,因专运任务不是很多,大多数时间都处于闲置状态,在“文革”期间,曾一度改为客班轮投入航线客运。期间,为了保护专运设施,以便随时可以恢复接待专运任务,长航局所属武汉分局(“昆仑”轮划归武汉分局管理)将三楼封闭,只用一、二层楼的舱室,并将这些舱室全部改为三、四等舱,共318个床位,尽管如此仍远不及一艘普通客班轮的客位数,加之该轮造价高,消耗大,客位少,全年参加营运,要亏损近100万元,不参加营运,一年损耗70多万元。

1979年,长航局推行单船成本利润考核,“昆仑”轮的亏损影响到具体管船单位的年度经营状况,同年5月,武汉分局向长航局提交报告,要求将“昆仑”轮划拨给长江分社作为旅游船。长航局认为此建议很好,要求长江分社积极为“昆仑”轮在旅游上寻找出路。7月14日,长江分社派专人到北京国旅总社(以下简称“总社”),就“昆仑”轮的使用问题做专题汇报。在此之前,瑞典(实为美国)林德布雷德旅行社,曾向总社提出想在长江上开辟游船旅游业务,因总社不知道长江上还有“昆仑”轮这样一艘豪华专用任务船,故而未答复对方。听了长江分社的汇报后,总社立即为双方作牵线搭桥工作。

一周后,总社电话通知,林德布雷德旅行社(简称“林社”)的副总裁布扎克先生8月中旬要亲自考察长江旅游线路和“昆仑”轮。长航局迅速组成专班,进行谈判准备工作。经过测算拟定三个报价方案,即日租金7000元(人民币),6000元人民币)、5000元(人民币)、争取第一方案,坚持第三方案,按当时的汇率对方用美元支付。8月15日,布扎克在重庆乘普通客班轮下行,对沿途名胜古迹和三峡景观非常满意,17日,游览荆州后乘车到汉。18日,布扎克考察“昆仑”轮后,与长航局进行意向性谈判。参加谈判的有:总社欧洲部外联负责人,长航局及武汉分局的领导,长江分社和长航局有关部门负责人等。布扎克对长江三峡旅游线路和“昆仑”轮均感满意,要求“昆仑”轮由南京至重庆往返试背运,长航局领导当场表示没有问题,布扎克即请长航局和分社提出租金意见。长航局参加谈判人员按预先商定的第一方案报价,布扎克测算后认为比较合理,并主动提出还有没有什么费用没有加进去?长航局方回答,还没有计算利润。布扎克当即表示:按国际惯例,利润为成本的10%~15%,在总成本上再加10%,确定“昆仑”轮的日租金为7700元人民币。租金谈定后,双方签订了《意向书》。

随后,长航局即向交通部上报了关于将“昆仑”轮改作旅游船对外包租的请示,交通部批复:“中国这么大,长江这么大,不能没有一艘专用任务船,看问题要从政治上着眼。”在此期间,“昆仑”轮已着手按旅游船的要求进厂改造。为尽快得到“昆仑”对外包租的批准,长航局先后多次向交通部汇报请示,交通部最后的答复是:对外包租可以,须按航次签订合同,以保证任务用船。

1979年9月2日,全国旅游局长会议在北戴河召开。长航局委派长江分社副经理薛云洲出席会议。薛云洲在分组讨论中谈到“昆仑”轮对外包租经营长江旅游的困难,参加同组讨论的新华社记者对“昆仑”轮对外包租经营,进行了追踪采访,并在新华社内参上发表了题为《长航干部薛云洲建议把中央领导人和国宾专用的“昆仑号”抽出来搞旅游》的采访报道。9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看到此报道后作了如下批示:

交通部党组:

我积极支持薛云洲同志这个为国家着想的建议,如果中央常委没有另外的批示,请你们就独立负责地干起来。处处为“四化”积累资金,为早日实现“四化”开动机器,努力尽责,这只会受到中央的赞扬而不会挨批评。

胡耀邦的批示传到交通部后,交通部部长彭德清立即作出相应批示:“我部批复昆仑,轮包租给瑞典旅行社一年,是在胡耀邦同志的批示以前。根据耀邦同志的批示精神,为了总结经验,具体合同还是每年签一次为好,以利我视航运市场的情况,争取优惠的价格”。至此,“昆仑”轮的对外包租问题,得到解决。

1979年9月20日,林德布雷德携夫人和儿子(林社广告部负责人),由长江分社派人陪同在重庆乘船,沿布扎克原考察的路线,对长江三峡景观再次考察。23日上午在汉参观“昆仑”轮,下午与原谈判人员进行会谈。林德布雷德提出,计划11月1日从南京起航,往返于重庆至南京,作为两个试运行航次。双方对这两个航次的日程及有关事宜进行了详细地探讨。10月4日,长航局召开党委常委会决定,根据胡耀邦和彭德清的批示精神,抓紧作好试航前的准备工作。15日,长江分社派专人前往总社汇报“昆仑”轮的准备情况。20日,总社下达“LT901团”(游客团队编号)的接待计划,并告之布扎克将于近期到汉谈判签约。21日,长航局党委书记许西上“昆仑”轮检查准备工作,要求试航要做到万无一失。并强调,“昆仑”轮不仅是长江上的第一艘旅游船,而且是长江上的第一所旅游学校,要为长江旅游业的大发展多培养人才。23日,“昆仑”轮的各项准备工作就绪,船舶各部门员工经过调整补充和强化训练,整装上岗;长江上第一艘符合国际要求的旅游船上线,也标志着长江游船旅游作为一个产业从此揭开历史的篇章。10月23日,“昆仑”轮停泊在武汉港15码头待令启航。25日15时,随着一声长笛鸣响,张灯结彩的“昆仑”轮起错开航,空放至南京港。“昆仑”轮改作旅游船后的第一任船长:刘秉臣;政委:辛宪泉;轮机长:戴书义;餐务长:朱大玉;客运主任:项能升;长江分社派驻“昆仑”轮驻船代表:曾祥胜。

10月31日17时,南京港四码头,林社组织的"LT901团"34名客人登船,在趸船上受到服务人员的夹道欢迎。11月1日零时,“昆仑”轮从南京港起航上驶,真正意义上的长江游船旅游帷幕开启。整个航程10天,中途停靠九江(含庐山)、武汉、沙市(含荆州)、万县(含石宝寨),10日15时抵达重庆;11日17时,LT902团35人在重庆上船。12日8时,“昆仑”轮顺流而下,按照日程游览上述城市和景点;20日14时到达南京,试航任务圆满结束。

从1980年开始,林社延续六年包租“昆仑”轮。其间,先后四次变换航线起止点:1980作由南京至重庆,1981年由镇江至重庆:1982年由上海至重庆;1983年以后改为南京、镇江至重庆。沿途停靠的主要景点和城市有扬州武汉、岳阳、沙市(荆州)、宜昌、奉节白帝城、云阳张飞庙等处。长江首条游船旅游专线的开通,改变了以往客人乘坐客班轮走马观花游长江的旅游方式,使乘船观景和上岸游览融为一体,推进了长江旅游的发展。

2、“昆仑”轮的经营管理

“昆仑”轮改为旅游船后,对外洽谈旅游业务由长江分社负责,对内船务管理由长航局武汉分局负责。在当时的管理体制下,由于船舶的调度指挥安全监督、码头停泊、燃物料供应、通讯导航,船员管理、船舶修理、检验签证、精神文明建设等涉及若干专业和职能部门,非旅游部门可替代。而旅游作为一个专业,如开发市场、谈判签约、日程安排、交通食宿、翻译导游、财务结算以及涉外事务,等等,也非管船部门所能简单取代。为此,形成了“昆仑”轮特殊的管理模式,即武汉分局负责船务管理,长江分社负责旅游业务管理。

1980年3月17日,长航局党委召开常委会,就“昆仑”轮的经营管理进行了明确的分工:长江分社负责对外宣传、翻译导游、游客在船活动安排、与国旅总社及沿途分(支)社上下左右的联系、衔接,办理游客一般委托事项及负责船上-般的旅游业务工作等;武汉分局负责船员管理、思想教育、船舶安全航行,餐卧具、主副食品及酒水饮料的供应,船上的生活服务、洗衣、理发、酒吧间、小卖部等经营管理工作;其他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密切配合。

为保证“昆仑”轮接待服务和各项业务工作顺利开展,经船、租双方商定,实行驻船代表制。长江分社派出一名驻船代表,林社派出两名驻船代表和一名旅游顾问(也叫汉学家),共同协调船上以及沿途的各项旅游业务工作。长江分社派2-3名外语翻译随船服务和导游,根据客人的国别随时调整驻船翻译的语种。

由于“昆仑”轮过去是一艘接待国内中央首长和外国国宾的专用船舶,其配备的人员政治上可靠、技能上过硬,组织纪律观念强,处处注意维护国家民族的尊严和荣誉,工作勤勤恳恳,作风朴实大方,使得该轮在多年的旅游接待中,没有发生过一次安全事故,没有一个人违反外事纪律。船员们先后拾到旅游者丢失或遗忘的金银首饰、手表、照相机等贵重物品达300多件,现金约计3000美元,均全部归还外宾。“昆仑”轮改为旅游船后,不仅在对客接待服务中锻炼和培养了船员队伍,也先后为其他旅游船输送了大批骨干,真正起到长江上第一所旅游学校的作用。

“昆仑”轮的对客接待服务,按照涉外星级游船要求,做到规范化、程序化和制度化。客房服务每天做好10件事:整床铺、抹家具、洗茶具、刷厕所、擦浴缸、换冷水和开水、换四巾(洗澡巾、洗脸巾、大浴巾、枕巾或枕套)、补充卫生间用品、收送衣物、吸地毯;客人睡觉前还要做好5件事:关窗帘、关大灯、开小灯、揭被角、摆放拖鞋;每个单航次更换三次被单、垫单和毛巾被,全船进行一次全面的清洁卫生工作;水手每天对甲板和栏杆进行三扫、三拖和三擦。客人上船时帮助接行李,搀扶老人;上船后大堂服务员及时给每位游客送上一块小方巾擦汗。船上每天供应早、中、晚三道正餐,早餐为西式,中、晚餐为中式,如有客人要求改变计划用餐,可提前预约。每餐的菜谱均用英文打印,每桌摆上一份;欢迎(送)酒(宴)会摆座次卡,船长致欢迎(送)词。每天下午和晚上各安排一次茶点;在船舶前部的三楼和二楼两个休息室备有咖啡、可可、奶粉、晶体果汁等饮料及茶水,免费供客人随时取用。对中国和外国的传统节日,船上均举办庆祝活动;时逢客人生日或结婚纪念日,长江分社都要送上一个蛋糕或一束鲜花进行祝贺。客人离船前,长江分社驻船代表给每位客人送上一份旅游纪念品。船上设有总服务台、酒吧兼舞厅、观景台、商品部、洗衣、理发、医疗、按摩、外汇兑换、电影、录像、信函邮递、国际电报、健身房等服务设施和项目;二、三楼前部的休息室兼作娱乐室和阅读室,室内配有中外文报纸、杂志、画报、围棋、中国象棋、国际象棋、跳棋、麻将牌和扑克牌。总服务台每天24小时为客人服务,定时开放的项目,根据客人的需要,随时提供服务。

“渝一宁”“渝一申”线客人在船时间分别为10天和15天。航行中,除组织游客上岸游览和在船上观景,还在游船上适时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例如,举办舞会、鸡尾酒会;中国书画讲座、太极拳讲座、中国菜烹调艺术讲座;放电影或录像;林社的汉学家进行中国国情讲座等,既满足了西方游客了解中国的愿望,又非教条式地宣传介绍了中国,也消除了客人在旅途中的寂寞和疲劳。

林社在包租期间,精心设计制作了《游客意见征求表》,分为若干个项目,每个项目分为很好、好、一般、差四个档次,征集客人对“昆仑”轮的餐饮服务质量、活动安排及对长江风光的反映,每个单航次收集统计一次。从统计的结果看,填“很好”和“好”的达98%。林社驻船代表和海外游客对“昆仑”轮的接待服务十分满意。美国剧作者丽娜劳林女士乘坐“昆仑”轮后,在欢送宴会即席赋诗,赞扬中国人民的友好:人们的友情胜过任何语言/留给你们的是我们的真心一片/带去的是我们难以忘怀的思念/热情的微笑用不着翻译/东方西方终于得以相见…纽约出版的《费尔汀世界江海旅游指南》一书,在介绍中国长江的篇目里,将“昆仑”轮誉为五星级游船。

3、“昆仑”轮的经营效益

1980年4月7日,“昆仑”轮由南京正式首航,往返于南京至重庆之间每往返航次21天,至12月5日止,共航行242天,23个单航次,接待林社组织的23个旅游团计698位游客,他们分别来自五大洲17个国家;最后的4个航次因葛洲坝工程大江截流,由“东方红39号”轮往返于宜昌至重庆间进行接转。全年共收入船舶租金和外宾伙食费人民币184万元,洗衣、理发、小卖、酒吧等经营收入6万元,总计190万元,总支出约130万,盈利60万元,为企业创外汇额度47万美元(当时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为1.5 :1)。与“昆仑”轮原作为客班轮营运相比较,当年创效益160万元,收到较好的经济效果。

“昆仑”轮试航和首航成功,美国和香港的媒体均作了报道,林德布雷德旅行社在美国、加拿大、西欧、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旅游市场上也进行了广泛地宣传,使该轮在国内外产生较大影响。“昆仑”轮对外包租,既盘活了资产,又拓展了经营范围,开辟了长江旅游新的效益增长点,受到各方的高度赞誉。

(资料来源:阮宁、金桂云主编,当代长江海外旅游发展史,长江出版社,2014年11月:11-16)

CNSS官方帐号

我要评论(0

更多专家

谢燮
谢燮,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经济政策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区域经济学博士学位。在水运战略、水运政策、航运服务业、邮轮经济等方面具有较深研究积累,专注探索水运长远发展趋势与水运变革。参与《公路水路交通由传统产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战略研究》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一等奖,参与《长江黄金水道对沿江经济社会的贡献研究》并获得中国航海科技奖二等奖,参与《公路水路交通节能减排监测与考核体系研究》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三等奖,在水运类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出版专著二部,参与编著三部。

更多他的文章

更多《深潜WEEKLY》

  • 【深潜】拒绝下船 中国游客再成“网红”
  • 【深潜】从马士基看集装箱运输发展趋势
  • 【深潜】朴槿惠下台 三星集团何去何从
  • 【深潜】2016-2017海盗形势改善
  • 【深潜】中日韩船企“三国杀”
  • 集运市场:金鸡报“涨”
   

更多专家专栏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