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注册 找回密码 
潮汐表 艘船宝
> 时事新闻 > 正文

中国空军培养新型飞行教官 逼近飞机极限性能

来源:解放军报  2017-10-31  我要评论(0  

导读:

  敢向习惯性思维叫板  —— 空军某基地打造新型飞行教官队伍  本报记者 范江怀 王天益 通讯员 黄子岳有着10多年飞行经验的郑均...

研究队友还是研究对手

——只有眼睛里盯着真正的敌人,脑子里才会有真正的实战

“不该输的输了,不可能赢的赢了。”

大队长刘志堂这样评价去年代表基地参加空军“金头盔”比武的结果。

当时,在装备明显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们战胜了当年的“金头盔”——经历同型机、异型机数场对抗后夺冠的顶尖高手,只输了对阵他们的这一仗。可在另一场装备差不多的对抗中,他们却因为出现低级失误,出局了。

至今,刘志堂对当时获胜后的欢欣和失败后的泪水记忆犹新。但让他铭记更深的是事后的复盘分析——

他们认为,赢与输的道理其实都是一样的:因为认真研究对手,赢下了不可能赢的空战;因为还以为是对阵熟悉的队友,大意之中犯下了不该犯的错误。

研究队友还是研究对手?一名飞行员坦言,这本不应该成为问题,但在一些“练为考”的观念影响下,却成了需要廓清的认识区域。比如,在空军“金头盔”“金飞镖”等比武竞赛中,有的部队不研究实战可能遇到的对手而一味琢磨参加竞赛的队友,不探索战场制胜机理而寻找赛场规则可利用的漏洞……

“智者以手指月,有的人却只看见了那只手。”该基地司令员张伟林以这个比方解释说,推进实战化需要方法手段,但久之,有的人却养成惯性思维,将手段当成了目的;训练向实战聚焦,首先要将目光从队友向对手、从赛场向战场转换。

“只有眼睛里盯着真正的敌人,脑子里才会有真正的实战。”张伟林说。

“向外看,敌人在座舱外!”在新型飞行教官培训中,基地的教官经常会这样提醒前舱的学员。

这个简单的飞行动作背后,是一场重大的认识转变——

向外看,看到的是敌情。去年,两名飞行员被取消了新型教官培训资格,其中一人还差最后两个架次就能完成训练。对此,教官委员会这样解释:单论飞行技能,你并不弱,但在战术拦截课目中,多任务处理能力确实不足。

向外看,看到的是战场。该基地飞行员的嘴边都挂着一个高频词:攻击。很多从别的航空兵部队来参训的飞行员在这里被告知:生存与攻击是空战的唯一法则,一切训练都要围绕此展开。他们对空战的认识也在此不断升级,“模拟攻击十次,不如实弹训练一次”“成功发射导弹,并不等于有效击杀”……

眼中无“敌”,飞行无“的”。“要想胜,就得洞悉制胜机理,建设核心能力!”喜欢打篮球的刘志堂拿前不久夺得美职篮冠军的“勇士”队打了个比方:一帮小个子为啥能夺冠?因为他们攻击力强,篮球靠投篮得分取胜,而球员库里就是投得准……

在刘志堂看来,新型飞行教官培训其实并非什么另起炉灶的新训练,只是不断把目光聚焦实战,自然便催生了一系列飞行训练新理论、新方法和新观念。

  练套路还是找出路

——作战有用的,风险再大也要练;用不上的,没有风险也不尝试

“其实,自由空战这个说法本身就是值得商榷的。”说这话的,是该基地三团团长于昌明。

于昌明正是空军首届自由空战“金头盔”的获得者。而且,三团先后涌现出6名“金头盔”,空军首支空战蓝军分队、“自由空战”等新的实战化训练理念都发源于三团。

这些首创性作为,放在任何单位都值得被当作荣耀维护,为何从三团到该基地,官兵们就这么“轻易”颠覆了自己?

“真正的空战,没有不自由的。”于昌明说,当初,取消“高度差”、提出“自由空战”这一新理念,是为了区别于套路式练兵,激发练兵活力;如今,目的达到后,理应对空战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寻找新出路,止步于此,将再次陷入“套路”。

套路的伤害有多深?对此,团副参谋长没有举飞行训练的例子,他认为,前段时间网络热议的“太极拳挑战散打”事件就是镜鉴:当你把太极拳练成了一招一式的套路,就赢不了没有限制可以自由发挥的散打。

套路的禁锢有多严?已经飞行了1200小时的刘志堂坦言,自己从飞初教机时就一直以很近的距离飞双机编队,虽然演习中也觉得很别扭,但“很少去想,也不被鼓励去问为什么”。

“提出‘自由空战’理念,解放了对飞行员的禁锢,但要教给他们新的思维,仍需努力寻找新的出路。”基地政委王鹏说,培养新型飞行教官的意义正在于此。

新的出路是什么?王鹏认为,在飞机的极限性能之内,在合理的空战理论和规则之中的一切探索,皆是出路。

当然,探索也有基本原则。“作战有用的,风险再大也要练;用不上的,没有风险也不尝试。”王鹏说。

过去,双机复杂特技飞行时,间距很近,考验飞行员操纵水平。如今,他们更强调双机间距更宽松的战斗翼飞行——密集编队不利于作战,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双击对头飞行风险较大,过去训练得不多,如今却成了他们的必训课目——既然这个动作实战中可能用到,风险再大也得练。

这些探索,有着比“自由空战”更大的自由度。

带教飞行员时,李峥最爱对学员说两句话:一是“没有问题是愚蠢的”,二是“我在教你的同时,也在向你学习”。李峥说,前一句是鼓励探索创新,后一句是防止“新的出路又慢慢变成了老的套路”。

出路从来不是能够轻松走出来的。基地领导说,新型飞行教官的成长,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还有不少习惯性思维禁锢需要突破,大量贴近实战的训练需要装备、弹药等更多的条件支撑,训练绩效需要新的评估方式……

不过,李峥觉得,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作为新一代的飞行教官,“能够通过我往前走一小步,带动大家前进一小步,就够了”。

好的消息是,前不久,全军新一代军事训练大纲编修现场推进会在某部召开。作为新大纲试训单位,该基地的新型教官培养经验有望固化到空军新的军事训练大纲中。

这意味着,他们的一小步,正在变成中国空军实战化训练的一大步。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