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新闻 > 时事新闻 > 正文

如果再参加一次高考,你还会选择航运业吗?

来源:海运圈聚焦  2020-07-08  我要评论  

导读:

2020年7月7日,算起来离我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4年多1个月。

2020年7月7日,算起来离我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4年多1个月。

 四年前,我满心欢喜的走出考场,进入理想的大学。四年后,我又满怀紧张与期待的走入职场,进入“百废待兴”的航运业。

 目前的航运是否是“百废待兴”?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的,特别是笼罩在疫情这片乌云之下。航运经济的晴雨表——波罗的海指数在今年5月14日跌至393点的低点,接近于历史最低。

 作为一名新晋航运媒体人,我每日与航运业发生的大小事作伴。疫情之中,我看见太多与航运相关的负面消息。难以更换的船员,跌入负值的油价,无货可运的船舶,濒临破产的企业等等,以至于让我怀疑我是否选择错了行业。如果再重新进行一次高考,我还会选择这个专业?毕业后还会选择从事这个行业吗?

 “一考定终身”,值此高考之际,我和我刚踏入“航运业”的其他同学们交换了一些想法,关于穿越时光高考后再次选择专业,毕业后再次选择行业。

 我的三副学长,跑远洋航线,目前已在船上服役超过十一个月。他最近和我聊天的日常就是“下船之后,我这辈子再也不上船了”、“明天船公司一定会通知我进行更换”以及“想我妈做的青椒肉丝了”。当我和他说起,如果重新高考,还会选择这个专业,从事这份工作吗?他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不会。早知道疫情之下船员会被这样对待,宁愿回家种地也不会做船员。

 我的货代室友,在某知名货代公司实习,目前已实习了4个月。当我找到他,想让他聊聊他关于重新高考择业的看法时,他首先和我发起了牢骚。

“你知道吗?前两天某港口集装箱船有人检测出来呈阳性,我们公司在船上的货被扣住了,真让人心烦。疫情原因本来就没什么货,现在这么一弄,更没货了。再这么下去,我要喝西北风了。”

“那你如果重新高考,你会选择什么专业?”我问。

“计算机啊,去写代码当秃头也比喝西北风强。”

回到我自己,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路灯,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码字。如果再有一次高考,我会做什么选择呢?

略带凉意的海风吹进来,我想起5岁那年,在母亲的怀里,在鹅鼻嘴公园,第一次看见轮船驶过江阴大桥。后来母亲说,当时的我迟迟不肯离去,一定要看着船从大桥下完全驶过;我想起10岁那年,第一次和父亲坐上去靖江的渡轮,看着江水拍打轮船泛起的浪花,高兴的手舞足蹈;我想起18岁那年,独自一人离开家乡,前往理想的学校学习航运管理专业,满怀壮志和热忱。

我想,这一定是我和航运的缘分,我可能就是天生要来做这份工作的。

我想起去年参观上海海事展的门庭若市,我宛如初见蓝天的井底之蛙,第一次窥见航运这一行业如此多的组成要素,感慨“哀吾生之须臾,羡航运之无穷”;我想起自己作为航运媒体人反复修改后写出第一篇文章的欣喜;想起躺在床上,反反复复打开关闭文章,见证文章阅读量第一次破万后的满满成就感。

关于职业的幸福感,可能就源自于这些有所收获的时刻。身为船员,你可能会因为在某个风雨飘摇的夜晚,想起自己为全球90%的货物运输做出了贡献而倍感兴奋;身为船代,你可能会在凌晨三点忙完船舶靠港的所有工作后,想起自己顺利让船舶靠港而倍感欣慰;身为货代,你可能会在发完无数封邮件终于做成一单生意以后,想起自己日夜的努力没有白费而倍受感动。

如果你是船厂建造工人,你可能会为一艘船舶的完全建造而感到幸福;如果你是港口装卸工人,你可能会为一艘船货物装卸工作的完成而感到幸福。航运圈里,每一种职业,每一种生活,都有他的动人之处。

如果让我时光穿越,重新高考,重新选择专业,重新选择职业,我一定还会做出与现在相同的选择。

那么你呢?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