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良心船东!不计成本推动船员换班

来源:海事服务网  2020-11-10  我要评论  

导读:

​新冠疫情以来,超过400,000船员被困在海上,由于各港口国面临严峻的防控压力,大部分都对船员换班说NO;而船东公司,由于疫情下资金困难,很多时候在解决船员换班上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新冠疫情以来,超过400,000船员被困在海上,由于各港口国面临严峻的防控压力,大部分都对船员换班说NO;而船东公司,由于疫情下资金困难,很多时候在解决船员换班上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然而美国船东公司——Eagle  Bulk  Shipping(鹰散航运),却找到了解决船员换班的方案:花更多的力气和金钱。

image.png

在船员换班问题上,国际海事组织(IMO)认为这是国家(不仅仅是公司层面)的责任,因为船员换班确实涉及部门太多、范围太大,解决方案也昂贵了,船公司可能无法独自承担。

然而,Eagle  Bulk却找到了办法。

“由于COVID-19,今年海员忍受了很多。” Eagle  Bulk首席执行官加里·沃格尔(Gary  Vogel)说,“政府实施旅行限制,几乎不可能更换船员。值得庆幸的是,其中一些限制有所缓解,但据估计,仍有400,000多名海员仍在等待回家。”

Gary  Vogel说,“我们采取了实际行动将船员送回家。截至11月初,绝大多数散货船船员都已经正常换班下船(约1000名海员),只有26名海员超出了合同规定的工作期限。我们现在正全面关注这26名船员的换班问题。”

image.png

尽管Gary  Vogel并未讨论该公司用于解决船员换班问题的具体策略,但据了解遣返船员确实已使该公司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此外,Eagle  Bulk因购买船员个人防护设备、测试套件和船员换班而产生的与COVID-19相关的费用为70万美元。

“由于新冠疫情,公司仅船员换班的成本就增加了50%。”Gary  Vogel说。

除了直接成本外,Gary  Vogel认为为了船员换班,船东还承受着两项间接的成本,分别是更改航线和高昂的租赁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转移船舶并将船舶出租。在三季度,我们发生了40天的停工期,这大大增加了我们的运营支出。”Gary  Vogel补充说。

据悉,Eagle  Bulk也是在面临巨大财务压力下推进船员换班的,该公司第三季度亏损是在增加的。不过,Gary  Vogel表示他们仍然对市场持乐观态度。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