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幽灵船”船员生死十日:劫船者伪装成验船师,船员曾面临割喉枪毙二选一……

来源:海运圈聚焦  2021-09-10  我要评论  

导读:

2020年7月,油轮“Gulf Sky”号及其船员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附近水域消失了。几天后,这艘船出现在伊朗,被怀疑是一艘“幽灵船”——帮助伊朗政府运输石油,违反制裁。8名前船员首次公开讲述了这艘船的失踪事件,称他们被一群武装分子劫持。

2020年7月,油轮“Gulf Sky”号及其船员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附近水域消失了。几天后,这艘船出现在伊朗,被怀疑是一艘“幽灵船”——帮助伊朗政府运输石油,违反制裁。8名前船员首次公开讲述了这艘船的失踪事件,称他们被一群武装分子劫持。

验船师登船检查

随着阿联酋海岸夜幕降临,船长Joginder Singh站在那里等待。

他的船“Gulf Sky”号在其现任和前任船东之间发生法律纠纷时一直停在锚地。当Singh船长被请来掌舵时,他确信这艘船很快就会再次起航。

但几周变成了几个月。这些全印度籍的船员声称,食物、淡水和互联网都很稀缺,而且随着疫情的全面爆发,他们被禁止前往陆地旅行。更糟糕的是,从4月份开始,他们就没有工资了。

7月5日那天晚上,Singh船长似乎看到了希望,因为有消息称,船东安排了一组验船师对油轮进行新的评估。当一艘小船终于从黑暗中出现时,疲惫的船长下令放下舷梯,迎接他们。

起初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七人身穿蓝色工装裤,手里拿着写字板,和船员一起去检查这艘船。一个小时后,检查结束了。这个小组的组长是一个60多岁的矮胖和蔼的男人,他要求28名船员聚集在餐厅里。

船长和船员回忆,检查组组长说这艘船要变成一个储油箱,他问谁愿意在船上多呆几个月,当然是为了额外的报酬。但当只有两名水手同意,气氛很快就变了。

此时已近午夜,所以Singh船长建议大家都去睡觉。但当他向门口走去时,有三个人突然冲进房间。他们身穿黑衣,挥舞着突击步枪,向所有人大喊,让他们趴到地上。

当时,检查组组长对他们说:“我们不想伤害你们,除非迫不得已。美国偷走了这艘船,我们要把它夺回来。”


“你们要听我们的话”

一名船员讲:“起初我们以为是海盗,但他们非常专业,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当船员们面朝下躺着时,劫持者迅速绑住每个人的手,从船员的口袋里拿走了所有东西。一些船员开始哭泣,乞求饶他们一命,但看守人员用脚踢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安静。

大约一小时后,随着船的引擎启动,船锚升起,他们脚下的地板开始摇晃。

“Gulf Sky”号开始从霍尔法克坎的锚地移动,航行了12个小时后,这些人的手终于被解开了。他们被转移到另一个房间——船长餐厅,那里的窗户已经被纸板盖住。

几天来,他们一直被讲阿拉伯语的看守人员监视着。当被允许走出餐厅使用附近的厕所或在船上的厨房做饭时,有几个人在船上看到了新面孔。

一名船员称,他和一个在厨房里遇到的人交谈过,那人说他来自阿塞拜疆。其他一些船员还记得在船上听到用波斯语说话的声音。他们相信有新船员已经来代替他们驾驶这艘船。

在船员被囚禁期间,他们中短暂地加入了另一名60多岁的男子,他没有与船员们交谈。“他看起来像是在帮忙。他有枪,但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一名船员回忆道。

其他人还记得另一名劫持者:秃顶、肌肉发达、60多岁,其他看守人员似乎以他为首。他没有透露姓名,但表示在为船东工作。

“我们对你们没有任何敌意,”一名船员回忆说。“我们只想要这艘船。我们已经付了钱,但付款被停止了。这不是我们的错。”

“问题是没有国家愿意接收你们,甚至是你们自己的国家,”他补充道。“你们就乖乖听我们的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船员们的恐惧在不断增加。“有时我们觉得他们可能要杀了我们,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虽然被告知要保持安静,但为了打发时间,船员们有时会与看守人员交谈。有一段话船员记忆犹新。

“我看到你和其他船员在一起的情况,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家伙,但如果你不听话做了坏事,那我就得听上面的话了。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只能让你选择想怎么死:可以割断你的喉咙,或者给你脑袋来一枪。”

“情况非常危险”

幸运的是,这名船员从来没有做出这种选择。

7月14日凌晨,看守人员把这些人带到甲板上。一些船员立刻认出了附近海岸上的人造灯光。他们说是伊朗南部港口城市阿巴斯港。

船员们被转移到一艘木船上,然后被蒙上眼睛。但在他们的眼睛被遮住之前,一些人注意到,油轮侧面的“Gulf Sky”号被涂成了黑色。

他们被带上岸前往一个机场。当他们的眼罩终于被摘下时,船员们注意到他们在一架军用飞机上,这架飞机把他们送到了德黑兰。

到达德黑兰后,他们被带上一辆巴士,并发现自己最终来到了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旁边。随后有三名男子登上车,他们说自己是印度大使馆的人,并要求知道每个人是谁,以及他们为什么在伊朗。

Singh船长向他们讲述了劫持事件,而这些人似乎对这个消息感到震惊。官员们为所有人安排好了返航机票,船员都拿到了护照和登机牌,除了两名船员的护照需要更新。

这两名船员和印度外交官一起离开,而其余船员则被护送上了一个普通的商业航班。船员说他们与普通乘客同坐一排,显然对船员们的苦难视而不见。

船员们于7月15日登陆新德里,他们的两名同胞也于7月22日登陆。在回国之前,印度官员让留下的两名船员住在一家酒店,并告诉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全呆在里面不要出门。

一名船员回忆说:“他们说,‘你不能出去,因为情况非常危险。船上的人可能会找到你。’”


“每个人都知道那是一艘伊朗船”

今天,在这些戏剧性事件发生一年多之后,“Gulf Sky”号的船员仍在寻求答案,了解所谓的扣押船只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以及为什么发生。

同时,他们还在争取20多万美元的欠薪。

英国慈善机构“海上人权”(Human Rights at Sea)首席执行官David Hammond表示:“海员处于整个产业链的最底层。根据现有的国际法,他们应该得到基本的人权和劳工权利保护,但有效执行国际法是一项持续的挑战。”

多米尼加共和国是这艘船被劫持时的船旗国,该国表示正在努力追回船员的工资。雇佣船员的Seven Seas Navigation(SSN)公司也是如此。

“Gulf Sky”号本身也存在问题。目前尚不清楚这艘船现在在哪里,也不清楚它被用来做什么。

记录显示,在所谓的劫持事件发生后,该船的应答器关闭了数周。2020年8月下旬,当它再次启动时,这艘船正在伊朗南部海岸附近漂浮。

此后,它被重新命名为“Rima”号,并将其船旗从多米尼加换成了伊朗,这意味着它现在属于伊朗的管辖范围。该船已经易手,现在归德黑兰一家名为Moshtag Tejarat Sanat (MTS)的矿业公司所有。

在2020年8月的最后几天,这艘船向西绕过波斯湾,其应答器最后一次发出信号是在8月30日,在伊朗主要港口城市之一布什尔港以南60公里(37英里)处。

Lloyds List Intelligence的Michelle Bockmann认为,这艘船仍在该地区运营,现在是伊朗“幽灵船队”的一份子,帮助伊朗向世界各地运输石油,违反制裁规定。

Bockmann女士称:“事实上,它的定位器没有打开,这可能意味着它已经成为了我们所说的‘母船’——用来储存原油,并可能将其转移到其他油轮上。如果它从伊朗水域出来,就会被标记,大家都知道这是艘伊朗船。”

甚至在这起劫持事件之前,美国当局就认为这艘船与伊朗有关联。

该船当时的船东Taif Mining Services (TMS)于2019年从一家希腊公司购买了这艘船。但这艘船交付后不久,几乎所有销售资金都被美国没收。

美国司法部指控两名伊朗公民利用TMS作为幌子,代表伊朗当局购买这艘船,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其中一名伊朗人Amir Dianat是该船现船东MTS公司的总经理。

TMS和MTS都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我觉得哪里都不安全”

“Gulf Sky”号的前船员描述了自己是无法控制的地缘政治力量的受害者。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令人纠结的问题挥之不去。

尽管他们的船被扣留,但为何能够如此轻易地离开阿联酋?为什么伊朗要给这艘船提供安全的港湾?如果当时的船东TMS安排验船员上船,他们是否也参与了所谓的劫持?

SSN公司质疑为什么阿联酋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报告船只失踪。公司主管Shaik Shakeel Ahmed说,他在发生劫持的当晚与船员失去了联系,他给港口当局发了信息,询问他们在哪里。在事件发生几天后,他才被告知“Gulf Sky”号仍停泊在港口。再过了三天,阿联酋当局才将这艘船登记为失踪船。

阿联酋海事运输事务部门负责人Abdulla Al-Hayyas坚称,这并不是他的国家参与其中的证据。相反,他承认,这艘船从港口当局的雷达上消失后,没有进行适当的检查来寻找它。

至于为什么这艘船会如此轻易地逃脱,Al-Hayyas表示,一艘被扣押的船试图逃跑的情况非常罕见。任何逃跑的船只都会被扣押在其他地方,船上的人也不会再被允许工作。

但当船员们在寻找答案时,有些人并不完全相信他们对事件的说法。另一些人认为,海员可能是阴谋的一部分。

Abdulla Al-Hayyas称:“我们很高兴他们已经安全到家,但还是有很多问题。”在发生所谓的劫持事件后,这艘船为何能够如此迅速地航行。通常,启动轮船的发动机和起锚要花很长时间。

Shakeel先生说,船的引擎也已经年久失修,而且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接受正式检查了。他认为,任何劫持者都需要船员的帮助提前准备引擎,评估“Gulf Sky”号能否安全抵达伊朗。

接受媒体采访的船员否认帮助过绑架者。

“这太过分了,”一名船员说。“一个脑子正常的人不会因此指责我们。如果我们参与其中并被伊朗人收买,我们为什么要为自己的工资而战?”

由于这艘船的下落不明,其船东也保持沉默,正义变得难以捉摸。

目前,几乎所有接受BBC采访的人都回到了海上,在世界各地的船上工作。但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我很担心,我觉得哪里都不安全,但我还能怎么养活我的孩子呢?”Singh船长说。“这是我唯一会做的工作。”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