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郑少平出任ST安通董事长背后:招商港口的试探与雄心

来源:港口圈  2019-09-26  我要评论  

导读:

8月29日,招商港口、安通公司、中航信托在深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不超过55000万元资金设立单一信托资金。安通公司作为国内三大内贸船公司之一,此前存在流动性紧张的情况,获得5.5亿元注资后暂获喘息机会。
  上述协议签署后,坊间传言,招商港口即将委派合适人选入主安通公司。不到一月,传言变事实,靴子正式落地。
  9月25日晚间,ST安通(600179)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七届董事会换届完成。其中,选举郑少平为公司董事长,楼建强为副董事长,同意聘任王经文为公司总经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郑少平现任招商局港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副总经理、上港集团董事、宁波舟山港股份公司董事。楼建强现任江西鑫润航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天津鑫润航达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港口圈根据股权穿透查询,其母公司就为此前参与注资的中航信托。原安通控股董事、副总经理王经文被聘任为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
  港口圈(ID:gangkouquan)认为,招商港口进入安通公司,可以称为2019年港口业界的年度资本大戏。二者携手,充满了偶然性,但也完全在情理之中。为了弄清楚始末,我们需要从安通公司多次“告危”说起。
  5月9日,安通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东泽、郭东圣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54.32%已经全部被冻结并有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冻结终止日2022年5月8日。
  5月18日,郭东泽承诺,将在未来1个月内解除因个人违规行为而导致安通控股涉及金额合计20.73亿元的违规担保事项,以及因该事项带来的相关诉讼、资产冻结等情形,以消除对公司的不良影响。
  6月17日晚间,安通控股发布公告表示,郭东泽未能在承诺期间内解决违规担保问题。A股股票简称由“安通控股”变更为“ST安通”。
  作为国内三大内贸船公司之一的安通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5.31亿元,同比下降20.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43.47万元,同比下降85.64%。事实上,净利润下跌从2018年Q4已经显现。安通控股2018年前三季净利润分别为1.70亿元、1.68亿元、1.73亿元,而第四季度则跌至-2001.46万元。随后就出现流动性紧张,后又多次爆雷导致最终“戴帽”,原因究竟为何?
  从外部环境来看,从2018年到现在运价始终没有达到2017年高点,而且在各类成本高居不下的大环境下,运价无法提振,导致安通为代表的内贸航运企业利润大幅度下降。
  在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下,内贸集装箱航运企业低价竞争较为普遍,市场平均运价水平走低,竞争模式成了单纯的低价竞争。因此当市场出现较长时间此种局面的情况下,往往会出现航运商经营效益低下乃至运营不善的情况。
  从内部运营来看,安通公司大举布局多式联运,安通公司不断在公、铁、水的运输体系布局。2018年成立了大铁路事业部,设立铁路网点24个,铁路直发业务线超848条,海铁线路超600条,涉及业务铁路站点748个;还大手笔布局仓储及多式联运物流基地,截至2018年12月31日,安通公司共设立集拼网点15个,仓储仓库17个。在外部环境并不友好的情况下,内部的运营依旧大刀阔斧,不断拓展其业务范围,这也为其危机埋下伏笔。
  就在各方对ST安通是否能够撑过他们的“航运寒冬”观望时,ST安通的控股股东将由郭东泽和郭东圣(作为一致行动人)变更为诚通湖岸,实际控制人将由郭东泽变更为张晓琳。但是,8月2日ST安通再次发布公告表示,由于未及时充分理解双方意愿,两方紧急磋商后最终ST安通不涉及控制权变更,股权变更一事随后作罢。
  

  8月29日,招商港口携手中航信注资ST安通。从港口圈(ID:gangkouquan)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招商港口”的注资方案,简单来说,在资本市场上浮沉打拼的招商港口,对于玩资本的节奏掌握得非常好。从注资方案中的三个关键词就可“管中窥豹:
  一是“第三方平台”:三方出资设立“招商安通”,这家企业已于9月4日成立,招商局港口集团持有其40%股份,泉州安通物联网有限责任公司持有40%股份,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20%股份。设立第三方平台的最大好处在于可以隔离安通公司风险蔓延。
  二是“单一信托”:单一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个委托人的资金委托,依据委托人确定的管理方式(指定用途),或由信托公司代为确定的管理方式(非指定用途),单独管理和运用货币资金的信托。单一信托的设立将有效保障注入资金的使用方向和监管。
  三是“40%”:招商安通将向ST安通提供第一期股东借款为2亿人民币,这就意味着首期付款40%,注资节奏有序推进。
  不难看出,招商港口在注资安通公司时,既能够缓解其燃眉之急,又将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当然,对于安通公司来说,更深层的意义是,在这种“火烧眉毛”的状态下,得到招商港口这家央企的背书就尤为珍贵,同时抓住了现金和信誉。
  那么,在港口运营风生水起的招商港口,为何要来蹚安通这一趟“浑水”?这也就是前面所说的,二者携手的合理性,我们从三个方面展开来看:
  从企业战略考虑,虽然招商港口与中远海运港口同为国内两大运营商,但是他们玩的却是大相径庭的路线。招商港口走前港-中区-后城路线,中远海运港口则有母公司强大的运力支撑。港口圈认为,招商港口的“前港-中区-后城”路线在介入国外港口,特别是非发达国家港口时非常具有吸引力。但是在国内港口,或者国外链条完整的港口,船公司的粘附度则是非常重要的指标,而且就目前国内的情况来看,各大港口拥有自己的船公司已比比皆是。招商港口与其慢慢建立一个船公司,不如在资本市场投一个作为试水,见效快,风险更小。
  


  从成本方面考虑,虽然安通公司此前已多此告急,但是作为民营船公司在市场搏击多年,他们即是脆弱又是坚韧的。危机关头,安通公司保证了船队的正常运转,守住了最后的红线。这个时候招商港口与中航信托作为纾困进场,则会以一个非常合理的成本进入,两全其美。
  从风险方面来说,前面在分析招商港口与中航信托的注资方案时已经详述招商港口是如何通过有节奏、有监管的进入安通公司,上述注资方案的设计,已将风险圈在可控范围内。
  事已至此,港口圈(ID:gangkouquan)认为这对于几方来说都能各取所需。安通暂时度过危机,缓解了燃眉之急;招商港口通过一笔合理的资金获得进入航运业切入点。
  但是,我们可以思考得更长远一些。一家港口运营商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船公司固然是一件好事,毕竟港航协同带来的利益一目了然。但是招商港口作为首次入场航运业的港口运营商,也不能忽视的是,航运与港口是完全不同的天地,通过资本进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如何在另一片陌生的领域圈住地打好江山,那又是另起一篇的故事。对于敢于去市场搏击企业,我们都报以期望,期望招商港口有所斩获。
  来源:港口圈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