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疫情下的海上“围城”:船员换班成世界性难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20  我要评论  

导读:

 特殊时期的换班难题,影响着成千上万船员的身心健康与生计生活。一面是船上的在班船员超期服务,想归家而不得;另一面是船下的待班船员迟迟不能复工,收入骤减,已有不少从业者萌生退意。

  特殊时期的换班难题,影响着成千上万船员的身心健康与生计生活。一面是船上的在班船员超期服务,想归家而不得;另一面是船下的待班船员迟迟不能复工,收入骤减,已有不少从业者萌生退意。

  在海上漂泊了十余个月、期盼着回家休假的船员们被挡在了门外。

  近期,多家船东及船舶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映,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影响,国内多个港口不能正常实施船员换班流程。

  “尽管交通(运输)部下发了保障船员换班的文件,但在实际中,各地港口规定不一,有些港口无法操作,有些即便可以,也因为多部门管辖,在实际执行中困难重重。”某大型外资船管公司中国区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特殊时期的换班难题,影响着成千上万船员的身心健康与生计生活。一面是船上的在班船员超期服务,想归家而不得;另一面是船下的待班船员迟迟不能复工,收入骤减,已有不少从业者萌生退意。

  据交通运输部的数据,在国际航行船舶上工作的中国籍船员大概有8万余名,其中,截止到5月底,将有1万名中国籍船员下船休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仅有少部分船员能够正常换班,另一位南方船管公司负责人表示,业内估计,约过万的船员不能正常换班,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数字还会增加。

  原本明令禁止的超期服务在特殊时期被予以豁免。按照相关国际公约的要求,船员在船服务的最长时间为12个月,但由于长时间不能换班,超期服务已经见怪不怪。

  风险笼罩在航运业上空。世界十大船舶管理公司之一的Wallem Group首席执行官Frank Coles公开表示:

  如不能及时更换船员,“由疲劳和压力导致的潜在重大海上事故就可能发生,这将给船舶安全带来巨大隐患。同时这也将进一步威胁到全球食品、药品的供应链安全。”

  遥远的归家路

  “现在国内哪个港口能换人,有知道的吗?”有人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问。新冠疫情防控工作,让船员换班这样的常规工作受阻。

  大部分港口直接拒绝船员换班,且没有明令文件。“我们的船到港前都是问代理,可以说一港一政。”上述南方船管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尽管交通部明确规定可以更换中国籍船员,但现实是,目前仅仅几个港口能换,比如上海。”

  记者综合多方信息了解到,上海、江苏、山东等地的部分港口可以进行船员换班,不过遗憾的是,部分港口的规定处于不断变化之中,船东、船管公司与代理机构需要一直紧盯。

  一位船员表示,他和其他同事从国外开回国内,海上航行二十天,在舟山船厂再修船十几天,并进行了核酸检测,正常手续已经走完大半,却卡在了最后一步,

  “被一道突如其来的电话命令拦住了回家之路”。

  上述外资船管公司中国区负责人还表示,港口的决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同行的影响。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背后的原因是疫情之下的多部门管辖。而即便是没有禁止船员换班的港口,相关的手续和工作也异常繁琐,可能“在任何节点卡住你”。

  有上海的换船员代理表示,从二月开始为了船员换班到处奔波。“海上航行满14天的船员,只要经过核酸检测是可以直接回家的,但海关还要再隔离14天。上海有三个船员专用隔离点是由央企航运公司包下来的,他们自己都不够用,怎么给其他散户?”

  无奈的超期服务

  国内船员本来对近期的换班抱有很大期望。此前2月,国内疫情较为严峻之时,不少船员或主动或被动地延迟了换班计划。现在国内疫情受控,他们本以为可以休假了,但没想到还是非常困难。

  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除了欧洲、东南亚等重要贸易枢纽之外,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港口对外封锁,船员换班成为世界性难题。

  而为了支持疫情期间航运公司正常运营,交通部于3月12日发布了公告,保障为中国籍国际航行船舶在船船员换班安排。

  上述公告明确表示,“对于在船连续服务达到12个月的船员,航运公司应当立即安排船员换班。”12个月是国际公约对于在船服务最长时间的规定,但疫情之下,这一规定早已被打破。

  上述在舟山船厂滞留的船员表示,他们13名船员都已经在船上待了超过一年了,有两名船员已经在船15个月以上,另有四五个船员已经在船14个月以上。绝大部分航运公司和船管公司都在使用合同超期的船员。

  超期服务让船员和运营公司都感到崩溃。有一位在船11个月的外贸船员表示,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在船工作了,“很无奈,心理极其压抑”,他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很想去检查治疗。

  上述长期关注航运的人士告诉记者,超期服务对船员的身心素质是个很大的考验。他介绍,船上轮机长、大副、大管等职务一般的合同期是6个月左右,其他船员一般是9个月左右,十余个月是连续在船工作,“没日没夜的,船上也没有周末节假日”。

  而船员的健康状况将会影响船舶安全,这就好比司机不能长时间驾车一样,长期行船也会导致“疲劳驾驶”。这为本身就处于风险中的航运业带来了更多隐患。

  绕航的可能性

  有船员在抖音上发布了短视频,视频中十余位男子喊着复工口号,背后是写着“我是船员,我想上船,我有健康码,我要复工”的条幅。

  “一方面是船上的下不来,另一方面是陆地上的船员上不去,现在国内已经大规模复工了,休假船员也想复工啊,可他们上不去。”上述南方船管公司人士表示,“他们很多人在家没有工资。”

  “船上的说什么都要下,哪怕延期开航,陆地的天天打电话问什么时候能走,着急还贷款。”上述换船员代理无奈地说,海上的船仿佛也成了围城。

  “(绕航换班)有可能,但是麻烦。”上述南方船管公司人士表示,一是港口可能不让进,二是费用,包括绕航油耗、时间损失、港口使费等等,都将由船东承担。“现实情况下,除非船员生病需要急救,否则一般不绕航换人。”

  疫情导致的延宕正在挑战着所有人的极限。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诸多跨国航运公司都发布了换班禁令,航运巨头马士基先后两次发布延迟换班的通告,最新换班禁令已持续到5月12日。

  航运公司主动禁止换班是降低船员感染风险的无奈之举。但如果没有配套措施相辅,在连续延长换班之后,业务管理也难以保持在正轨。进入4月,业内呼声更大。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