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港口 > 港口动态 > 正文

疫情对我国港口生产的影响及措施建议

来源:水运科技  2020-03-11  我要评论  

导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之后,疫情对国民经济和相关行业的影响开始不断显现,外部需求骤减、上下游企业复工延迟、集疏运系统受阻成为疫情下我国港口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港口生产将出现200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短期下滑,港口面临的影响超过SARS和金融危机时期。

【摘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从2019年12月底开始,至今已持续影响近3个月时间, 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国内外经济和港口行业产生了深刻影响。本次疫情影响时间长、影响程度深,1月份我国南方港口已经出现负增长,2月份逐渐扩展至全国,并且随着上下游产业复工延迟以及需求放缓,从集装箱运输向大宗干散货运输影响逐步扩散,而且目前还出现了部分货类在部分港口的疏港困难问题。对照2003年SARS时期的影响,交通运输行业成为受冲击最严重的的行业,而且本次疫情影响将超过2003 年。建议港口行业高度关注疫情,在做好自身疫情防控的基础上,还需要进一步保障物资运输供应;建议相关部门推动落实各项政策措施,支持港航业保持行业稳定促进复工生产。

微信图片_20200311103339.jpg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之后,疫情对国民经济和相关行业的影响开始不断显现,外部需求骤减、上下游企业复工延迟、集疏运系统受阻成为疫情下我国港口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港口生产将出现200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短期下滑,港口面临的影响超过SARS和金融危机时期。

一是疫情范围覆盖我国主要港口所在地。此次疫情爆发在湖北武汉,位于我国综合运输通道的内陆中心位置,是长江中游衔接江海联运的重要枢纽,因此迅速对我国沿海等其他港口城市带来影响。截至2月16日除湖北省以外,广东省、河南省、 浙江省、湖南省是疫情较为严重的省份,聚集有宁波舟山、深圳、广州等沿海枢纽港口以及武汉、宜昌、 岳阳等内河重要港口,上述五省港口吞吐量占全国比重在30%左右。

图1  疫情较为严重省份港口吞吐量占比

二是对港口生产的影响逐渐由南方港口扩展至全国。根据国内主要港口生产业务快速数据显示,1月份疫情已经对南方港口产生影响,武汉港吞吐量同比下降超过 20%,上海、宁波、厦门、广州、深圳、南京等港口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北方港口依然保持增长,但2月份影响将逐步扩展至全国。

图2  1月份主要港口及企业生产业务情况(调查及上市公司公布数据)

三是对集装箱影响首当其冲。疫情爆发后,港口集装箱业务面临着内部加工制造产业滞缓和外部航线变动及港口挂靠港限制增加的双重影响。根据港口协会调查数据,中国出口集装箱数量减少明显。沿海八大集装箱干线港正月初七至正月十六集装箱吞吐量同比下降16%。长江干线集装箱吞吐量同比下降20%。外贸企业复工延迟、 港口集疏运物流环节受限以及航运公司撤线,成为当前 影响我国港口集装箱运输的三大主要因素。根据目前主要港口对1-2月份生产形势的预估,我国一季度港口集装箱影响将在600-700万TEU,降幅将超过10%。

图3  1-2月份沿海八大港口集装箱吞吐量预计

四是随着上游产业产能不足,港口大宗散货运输逐渐走低。目前根据上游产业数据显示,春节假期后12天(2月3日-14日),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下降24.6%;1月份粗钢产量环比下降2.2%,建筑施工量同比下降20%;加之疫情防控期间全国范围内交通出行大幅度下降,带来成品油等消耗需求严重不足。春节以来,港口煤炭下水量呈现下降趋势,油品吞吐量和矿石接卸量基本持 平,但下游产业的复工延迟导致库存持续增长。

图4  2月份沿海港口主要货类吞吐量降幅预计

五是港口堆存能力逐渐紧张,急需加快疏港。一方面,受疫情影响,春节后工厂复工晚于往年,终端市场需求受挫严重,导致大宗货物、 集装箱等疏港量降低;另一方面,卡车工人复工 难以及外部交通管制使得公路运输受限,货物在港堆存时间延长,根据中国港口协会反馈,目前大宗货物港存量较去年同期增加10%以上,储油罐、矿石堆场等堆存能力逐渐吃紧,个别港口出现到港船舶卸货等待的情况。进口集装箱方面,天津、上海是国内最大的两个肉类进口口岸,目前两港冷藏箱出现严重的滞留,对当前对抗疫情的物资供应保障带来一定影响。

此次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将超过2003年。交通运输、 仓储和邮政业属于国民经济中的第三产业,在SARS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第三产业受到的冲击最为直接。与SARS时期相比,我国经济产业发生了结构性变化,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从2003年的39%上升为2009年的59.4%,因此初步估计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将超过2003年SARS疫情影响。

 资本市场对于港口航运业预期极为悲观。春节假期开市来市场对行业的估值变化来看,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跌幅超过全行业平均水平,其中港口、 航运领域市场预期极为悲观,跌幅大大超过交通运输领域其他行业。

图5  春节开市以来资本市场对交通运输行业估值变化

当前经济环境下港口的后续恢复难度大于SARS 期间。SARS疫情爆发集中于4-5月份,除去2009年的金融危机,我国港口最大的季度波动发生在SARS期 间。2003年第二季度我国港口吞吐量下跌了5个百分点,其中集装箱、金属矿石、石油及制品、其他散杂货分别下跌了22.0、6.1、13.4和1.1个百分点。但2003年中国经济正处于入世之后的快速上升阶段,疫情过后港口生产迅速反弹并保持持续增长动力。当前我国经济增长正面临着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随着疫情走势的不确定性,工业生产复工延迟、人员及货物的进出口 限制逐渐增多,港口生产的恢复难度将大大增加。

图6   历年我国港口一、二季度吞吐量增速

图7   2003年我国港口主要货类一、二季度吞吐量增速

疫情对港口生产影响预判。随着疫情上升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市场贸易下滑,管控措施加强,港口运输需求降低。乐观情境估计:疫情在一季度得到有效控制,相关行业及时复工,外部限制迅速取消,对港口生产的影响集中在一季度,期间船公司对航线及业务进行调整,部分航班撤销或“跳挂”国内港口,2月份集装箱吞吐量出现约20%下降,一季度全国港口吞吐量将出现负增长,但后续随着经济活动的逐渐恢复,全年港口吞吐量增长仍将保持2%左右。悲观情境估计:疫情发展一直延续到3月份甚至第二季度,相关行业难以全面复工,外部限制持续影响港口业,则一季度全国港口吞吐量可能达到两位数的降幅,对港口生产的影响将延续至二季度甚至更长时间,全年港口吞吐量增长预计放缓至1%左右。

与2003年SARS疫情相比,本次疫情从发现苗头到爆发,不到1个月时间,病毒的传染性更强,不论是影响程度还是覆盖范围都远远超过SARS疫情。加之2003年中国经济正处于入世之后的快速上升阶段,疫情过后迅速反弹并保持持续增长动力。当前我国经济增长正面临着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随着疫情走势的不确定性,工业生产复工延迟、人员及货物的 进出口限制逐渐增多,初步预计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将超过2003年SARS疫情。

 (一)对需求影响时间、冲击力度大于SARS

 除去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我国港口最大的季度波动发生在2003年SARS期间。SARS事件集中发生于4-5月份、集中在北京和广东等区域,对港 口的影响主要在第二季度,从2003年我国港口总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的季度增速对比发现,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的增速分别下跌了5个百分点和22个百分点。考虑到当时我国刚刚加入WTO,经济保持强劲的增长潜力,且本身就处于一个高速增长阶段,所以在后续的下半年增速得到了修正。

考虑到本次疫情影响的迅速爆发和波及沿江、沿海地区,从1月份开始已在我国南方港口显现,2月份影响扩展至全国。如疫情在2月份得到有效控制,相关行业及时复工,外部限制迅速取消,则乐观估计对港口生产的影响将集中在一季度,尽管出现负增长、集装箱吞吐量2 月份出现约20%下降,但后续随着经济活动的逐渐恢复,全年港口吞吐量仍将保持2%左右增速。如疫情影响一直延续到3月份甚至更长时间,相关行业难以全面复工,外部限制持续影响港航业,则悲观估计对港口生产的影响将延续至二季度,全年港口吞吐量增长预计降至1%左右。

(二)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市场影响将远超SARS

对比2003年,全球港航业在应对非典肺炎疫情扩散过程中,主要采取的措施是港口卫生检查、船员及乘客检疫以及船公司禁止员工去严重地区公干及旅行,对于货物运输的限制相对较少。而且本次新冠肺炎病毒存在着传染性强、潜伏期长等特性,各国政府目前在限制措施上主要加强了来自中国船舶的海上航行或锚地停泊的14天甚至更长时间的要求,而且船员更换、物资供应等方面的监管审核更加严格。

表1   2003年全球港航业主要国家应对SARS疫情的措施

SARS疫情集中影响在4-5月份,由于对海上货运影响相对较小,加之当时市场运力供应相对不足,市场运价并未受到影响,2003年二季度波罗的海干散货、原油运价指数分别同比增长106.7%和65.2%,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同比增长8.3%。

 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从2019年12月底爆发,确诊人数和感染范围迅速扩大,中国港口的生产业务影响已经在1-2月份数据中显现。随着中国形势的逐渐稳定,疫情发展进入到全球扩散的新阶段,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国家均呈现病例快速增长趋势,其他国家也有病例产生。

下一阶段,疫情对国际港航业的影响从局部地区向全球扩散,一方面影响港口和船舶运营,提高了运营成本;另一方面,企业延迟复工、疫情蔓延全球均会对贸易和生产带来阻碍,严重影响市场需求。我国港口除了自身的防护和处理之外,还需要对下一步主要航线业务往来的国家和地区保持高度关注,短期市场影响十分明显,而且随着疫情过后,积压的需求还将集中爆发,容易造成运输市场大幅波动。

第一,高度关注疫情发展,加强行业监控与评估。建议应切实加强行业运行监测,评估受影响程度和潜在运行风险,及时做好政策应对储备。行业主管部门与港口企业之间应建立沟通协调机制,加强信息共享和联动机制,促进行业稳定发展。

第二、加大公路、铁路集疏港作用,缓解港口堆存能力紧张,保障物资供应。建议尽快恢复港口公路集疏运能力,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做好卡车司机、装卸工等人员的隔离后复工。充分发挥铁路集疏港作用,做好铁、公、水信息互通与运力协调,提升多种运输方式协同,缓解港口压力,提高救援物资、重点行业生产物资以及民生物资的供应保障。

第三、积极支持港口企业应对疫情,缓解经营压力。建议推动落实适用于交通运输、物流行业的各项财税、金融支持政策和优惠措施,进一步降低疫情期间港口经营企业的相关税费,减轻港口企业资金压力,更好为产业链上下游行业做好服务和支撑,助力产业链上下游行业稳定并积极复工生产。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