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航运财经 > 航运观察 > 正文

铁矿石贸易商被套预警

来源:财新网  2012-08-13  我要评论  

导读:

随着钢铁生产商步入低谷,作为上游的铁矿石贸易商也举步维艰。 

  随着钢铁生产商步入低谷,作为上游的铁矿石贸易商也举步维艰。“目前不论大型贸易商还是中小型贸易商,无论国外还是国内,经营都很困难,大部分在亏损,这几年根本就很难挣钱。”山东华信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拜文汇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

  进口铁矿石的港口库存数据印证了这一点。根据铁矿石咨询机构联合金属网统计,截至8月3日,中国进口铁矿石库存已经突破1亿吨,全国34个港口铁矿石库存量为10240万吨,已经连续两个月出现递增。

  铁矿石库存不断增加,价格远景看跌,意味着囤积铁矿石的贸易商面临的风险也在积聚。中小贸易商可以转行,但是对于一些大型贸易商来说,转行并不切实际,已然被深套在其中。

  在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看来,铁矿石贸易商的困境与现在的铁矿石贸易环境有直接关系,“铁矿石传统年度定价机制被打破,导致矿石价格调整越来越频繁,挣差价空间越来越小”。而另一方面,铁矿石供需格局在改变,铁矿石的需求没有前几年那么紧张。

  贸易商被套

  在目前中国上亿吨的压港铁矿石中,有将近40%为贸易商所有,而其中绝大部分是大型贸易商所囤之货。

  一位不久前到日照港做调研的分析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目前港口库存中,钢厂的进口量主要是满足生产所需,小贸易商也会囤积一些矿石,但囤积量一般不超过几十万吨,“更多的是那些不差钱的大型央企贸易商,比如五矿、中钢、中建材、中铁物资,他们拖得起”。

  大型央企贸易商囤矿被套早有先例。其中典型者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中钢集团囤了上百万吨铁矿,亏损达到上亿元。虽然此后矿价有所上涨弥补了一些损失,但是有些高价库存依然还未被消化。

  五矿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贸易商。财报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其库存达268.77亿元,计提跌价准备14亿元,库存产品中铁矿石占第二位。

  不过,对于这次能否消化库存,财大气粗的央企贸易商也没有底气。

  “现在我们已经不再想着挣多少钱了,我们加大了代理业务。”五矿集团一位中层人士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做代理业务可以每吨稳挣几美元。”

  代理业务指与没有进口资质的用矿企业签订铁矿石进口代理合同,由五矿这样的贸易商为其代理铁矿石进口业务,约定双方责权利。代理费用参照国际国内商贸规则惯例,经双方协商确定。代理业务和此前赚取铁矿石差价模式的不同之处是,签约代理合同减小了铁矿石贸易商的风险,同时也降低了套利的空间。这种贸易方式在前几年铁矿石价格不断上涨时并不受贸易商青睐,现在却日益受到重视。根据上述五矿集团人士透露,目前代理业务的收入比重上升到49%,此前在30%左右。

  另一家央企贸易商——中铁物资集团有限公司也加大了代理业务。

  根据中铁物资财报,2011年该公司进口铁矿石为2041万吨,其中有93%属于代理业务,比2010年增加了两个百分点。加大代理业务之外,大型央企贸易商也在力争提高自身的服务含量,包括为钢厂提供资金支持、提供矿石混装配矿服务等。

  “由于目前钢厂的资金压力比较大,我们会帮助一些钢厂进口铁矿石,和代理制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会收取部分利息。”上述五矿人士称。

  一直以来,钢铁企业向铁矿石供应商购买矿石后,要自己配矿生产。五矿集团希望混合配矿能成为新的增长点。但这一系列转型收效甚微。根据五矿集团下属上市公司五矿发展财报,2011年铁矿石毛利率仅为0.92%,而在2010年和2009年分别为3.9%和3.99%。

  格局之变

  铁矿石贸易商今天面临的挑战,是过去两年来铁矿石定价机制不断演变的结果。在年度长协机制没有打破之前,中国铁矿石贸易市场分工比较明确——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大铁矿石厂商主要供应长协矿;贸易商主要做现货矿贸易,其中现货矿以印度矿为主。

  从2010年开始,铁矿石贸易商就开始遭遇挑战。当年4月,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强硬地用季度定价取代了年度长协定价,同时开始加大现货投放。

  进口到中国的印度矿在不断减少。“金融危机以来,印度政府通过上调铁矿石出口关税和上调铁矿石运费,限制印度矿的出口。”刘海民表示,这直接导致了印度矿在中国市场份额的下滑。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1年中国从印度进口铁矿石0.73亿吨,同比下降24.36%,占进口铁矿石市场的10.65%。印度铁矿石在中国市场占据份额最多时是2005年,一度高达25%。

  “印度矿减少,三大矿山的现货矿不断增加,这些本来都不是大问题。关键的问题是,三大矿山投入现货后采取了招标的方式销售现货。”上海一家中型铁矿石贸易公司执行董事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招标,就是矿山发出一船矿石,邀请钢厂和贸易商都来参加竞标,出价高者得。

  随着年度长协定价机制被打破,力拓和必和必拓也开始尝试着将一部分现货矿石以招标形式出售,淡水河谷后来也加入这种模式。

  “招标前,一般采取一船一议价。采用招标后,现货市场、钢厂和矿山直接对接,贸易商操作的空间小了。”上述上海贸易商人士称,贸易商的很多客户就直接对接三大矿山了。现货招标给贸易商带来的另一个不利之处。由于招标使价格透明,贸易商不好随便加价。

  “以前一船一议价,价格只有贸易商和矿山知道。贸易商要倒手给钢厂时,贸易商可以根据当时的行情随意加价。”北京钢联资讯总监徐向春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采用现货招标后,价格比较透明,即使最后是贸易商拿到货,加价也不是那么容易。此外,业内还有看法认为,现货招标方式价高者得,变相推高铁矿石价格。“比如现货市场价格是160美元/吨左右,如果看好未来市场,竞标者就会出价到164美元/吨,这样比一船一议价的价格高出不少。同样,贸易商最后挣到的差价幅度减少,利润也就减少。”徐向春称。

  拜文汇总结现货招标给贸易商带来两个不利结果:客户减少和利润下降。

  谁能逃离

  招标方式带来的格局变化,使贸易商无法像2008年以前那样获取暴利。眼下,铁矿石贸易商头疼的是铁矿石根本卖不动了。王磊是山东一家铁矿石贸易商负责人。他于2006年进入行业。“我赶上了铁矿石贸易好时光的尾巴。”王磊戏称。

  2006年到2008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一路飙涨。2006年铁矿石均价在60美元/吨,随着全球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对钢铁产品需求的增长,铁矿石价格2008年攀升到了近160美元/吨。

  “金融危机前,铁矿石价格一直上涨,只要有铁矿石,囤在手里一两个月后再卖,每吨挣个二三十美元并不难。”王磊表示。

  金融危机到来后,王磊和其他铁矿石贸易商一样,眼看高价矿石在手中迅速贬值。2009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一度跌破60美元/吨。“当时矿价下跌,但我们并不悲观。”王磊表示,因为随着政府刺激政策出台,需求肯定在,“有需求,价格就会上涨”。

  果不其然,由于2010年铁矿石谈判前景黯淡,三大厂商缩量限供,矿价从2009年底就开始有强烈上涨预期,2010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一度达到近200美元/吨,让铁矿石贸易商再次尝到暴利滋味。

  “我们2010年卖了几十万吨,挣了1000多万元。”王磊表示,虽然当时也曾遇到囤货后价格下跌,但没过两个月价格又开始上涨,而且幅度不小。“其实做贸易只要价格有涨有跌,就有钱挣”。

  如今是铁矿石价格从去年10月开始一路下跌,看不到上涨预期,短短两个月就下降了20%。到今年开工旺季的4月,铁矿石价格并未上涨,仍在下跌。截至到目前,铁矿石价格已跌到近八个月以来的新低,品位62%的粉矿到岸价已经跌破120美元/吨。价格越跌,卖货就越困难,导致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增加。拜文汇坦言:“我们公司的库存和目前港口库存一样,处于高位。”

  “库存高,因为铁矿石根本卖不动,钢厂接货意愿不强,应该说钢厂根本不愿进货,现在都在消耗库存。”联合金属网铁矿石分析师张佳宾告诉财新记者,唐山一带中型钢厂的库存维持在20天左右,“现在大型钢厂主要是消耗协议购买的矿石,贸易商的矿石根本不买”。

  王磊也证实了上述说法:“我们采购进来的铁矿石价格在135美元/吨左右,现在想亏本甩货都没有人接盘。”

  他预计,铁矿石价格可能跌破100美元/吨,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都不景气,很难复苏。由于对后市悲观,王磊也想急于出手手中的铁矿石。

  “现在能出手,也就意味着可以减少亏损。”他说,“我有朋友在今年年初全身而退,已经投资电影了。”

  随着宏观经济形势下滑,中国对外资的态度重新变得温和起来。一个相当重要的信号,就是今年2月初,中国工信部首次提出“进一步扩大工业对外开放”。2006年下半年凯雷收购徐工机械遭遇另一家中国重工企业三一重工的强力阻击,后来方案几经修改仍未获得中国主管部门的通过。这一事件成为了中国开始对外资收紧大门的标志性事件。在此之后,中国的钢铁重工行业成为外资投资的禁区,并由此延伸,更多行业的外资并购被否。如今在危机面前,中国政府重新举起了开放大旗,首先打开的又是钢铁重工行业的大门。当然,中国更欢迎外资投向先进制造、高端装备、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与此同时,中国也正在以更大的力度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这股新的洪流中,与过去以国有企业为主所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民营面孔出现了,华为、吉利汽车、三一重工、东方集团、宗申摩托??它们同样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和国内银行的大力支持,对准的市场,亦不再是以亚非拉为主的第三世界国家,而是直指欧美发达国家和像巴西、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

  中国的开放,在过去30多年经历了从热情到犹疑,再到重新言归于好的变迁之后,无论是准备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还是仍然跃跃欲试的外资企业,都变得更加聪明也更加谨慎。他们都在吸取过往的经验教训,仔细揣摩对方开放的真实分寸,以及寻找切入一个新市场的最佳角度。

  这一切,让这场仍在升温的双向开放变得更加有趣。财新记者将记录一组已经或正在发生的源于开放的故事,并在随后两个月中陆续推出。

  热点新闻

  每日排行 新闻股票基金理财

  精彩专题

  随着钢铁生产商步入低谷,作为上游的铁矿石贸易商也举步维艰。“目前不论大型贸易商还是中小型贸易商,无论国外还是国内,经营都很困难,大部分在亏损,这几年根本就很难挣钱。”山东华信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拜文汇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

  进口铁矿石的港口库存数据印证了这一点。根据铁矿石咨询机构联合金属网统计,截至8月3日,中国进口铁矿石库存已经突破1亿吨,全国34个港口铁矿石库存量为10240万吨,已经连续两个月出现递增。

  铁矿石库存不断增加,价格远景看跌,意味着囤积铁矿石的贸易商面临的风险也在积聚。中小贸易商可以转行,但是对于一些大型贸易商来说,转行并不切实际,已然被深套在其中。

  在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看来,铁矿石贸易商的困境与现在的铁矿石贸易环境有直接关系,“铁矿石传统年度定价机制被打破,导致矿石价格调整越来越频繁,挣差价空间越来越小”。而另一方面,铁矿石供需格局在改变,铁矿石的需求没有前几年那么紧张。

  贸易商被套

  在目前中国上亿吨的压港铁矿石中,有将近40%为贸易商所有,而其中绝大部分是大型贸易商所囤之货。

  一位不久前到日照港做调研的分析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目前港口库存中,钢厂的进口量主要是满足生产所需,小贸易商也会囤积一些矿石,但囤积量一般不超过几十万吨,“更多的是那些不差钱的大型央企贸易商,比如五矿、中钢、中建材、中铁物资,他们拖得起”。

  大型央企贸易商囤矿被套早有先例。其中典型者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中钢集团囤了上百万吨铁矿,亏损达到上亿元。虽然此后矿价有所上涨弥补了一些损失,但是有些高价库存依然还未被消化。

  五矿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贸易商。财报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其库存达268.77亿元,计提跌价准备14亿元,库存产品中铁矿石占第二位。

  不过,对于这次能否消化库存,财大气粗的央企贸易商也没有底气。

  “现在我们已经不再想着挣多少钱了,我们加大了代理业务。”五矿集团一位中层人士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做代理业务可以每吨稳挣几美元。”

  代理业务指与没有进口资质的用矿企业签订铁矿石进口代理合同,由五矿这样的贸易商为其代理铁矿石进口业务,约定双方责权利。代理费用参照国际国内商贸规则惯例,经双方协商确定。代理业务和此前赚取铁矿石差价模式的不同之处是,签约代理合同减小了铁矿石贸易商的风险,同时也降低了套利的空间。这种贸易方式在前几年铁矿石价格不断上涨时并不受贸易商青睐,现在却日益受到重视。根据上述五矿集团人士透露,目前代理业务的收入比重上升到49%,此前在30%左右。

  另一家央企贸易商——中铁物资集团有限公司也加大了代理业务。

  根据中铁物资财报,2011年该公司进口铁矿石为2041万吨,其中有93%属于代理业务,比2010年增加了两个百分点。加大代理业务之外,大型央企贸易商也在力争提高自身的服务含量,包括为钢厂提供资金支持、提供矿石混装配矿服务等。

  “由于目前钢厂的资金压力比较大,我们会帮助一些钢厂进口铁矿石,和代理制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会收取部分利息。”上述五矿人士称。

  一直以来,钢铁企业向铁矿石供应商购买矿石后,要自己配矿生产。五矿集团希望混合配矿能成为新的增长点。但这一系列转型收效甚微。根据五矿集团下属上市公司五矿发展财报,2011年铁矿石毛利率仅为0.92%,而在2010年和2009年分别为3.9%和3.99%。

  格局之变

  铁矿石贸易商今天面临的挑战,是过去两年来铁矿石定价机制不断演变的结果。在年度长协机制没有打破之前,中国铁矿石贸易市场分工比较明确——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大铁矿石厂商主要供应长协矿;贸易商主要做现货矿贸易,其中现货矿以印度矿为主。

  从2010年开始,铁矿石贸易商就开始遭遇挑战。当年4月,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强硬地用季度定价取代了年度长协定价,同时开始加大现货投放。

  进口到中国的印度矿在不断减少。“金融危机以来,印度政府通过上调铁矿石出口关税和上调铁矿石运费,限制印度矿的出口。”刘海民表示,这直接导致了印度矿在中国市场份额的下滑。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1年中国从印度进口铁矿石0.73亿吨,同比下降24.36%,占进口铁矿石市场的10.65%。印度铁矿石在中国市场占据份额最多时是2005年,一度高达25%。

  “印度矿减少,三大矿山的现货矿不断增加,这些本来都不是大问题。关键的问题是,三大矿山投入现货后采取了招标的方式销售现货。”上海一家中型铁矿石贸易公司执行董事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招标,就是矿山发出一船矿石,邀请钢厂和贸易商都来参加竞标,出价高者得。

  随着年度长协定价机制被打破,力拓和必和必拓也开始尝试着将一部分现货矿石以招标形式出售,淡水河谷后来也加入这种模式。

  “招标前,一般采取一船一议价。采用招标后,现货市场、钢厂和矿山直接对接,贸易商操作的空间小了。”上述上海贸易商人士称,贸易商的很多客户就直接对接三大矿山了。现货招标给贸易商带来的另一个不利之处。由于招标使价格透明,贸易商不好随便加价。

  “以前一船一议价,价格只有贸易商和矿山知道。贸易商要倒手给钢厂时,贸易商可以根据当时的行情随意加价。”北京钢联资讯总监徐向春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采用现货招标后,价格比较透明,即使最后是贸易商拿到货,加价也不是那么容易。此外,业内还有看法认为,现货招标方式价高者得,变相推高铁矿石价格。“比如现货市场价格是160美元/吨左右,如果看好未来市场,竞标者就会出价到164美元/吨,这样比一船一议价的价格高出不少。同样,贸易商最后挣到的差价幅度减少,利润也就减少。”徐向春称。

  拜文汇总结现货招标给贸易商带来两个不利结果:客户减少和利润下降。

  谁能逃离

  招标方式带来的格局变化,使贸易商无法像2008年以前那样获取暴利。眼下,铁矿石贸易商头疼的是铁矿石根本卖不动了。王磊是山东一家铁矿石贸易商负责人。他于2006年进入行业。“我赶上了铁矿石贸易好时光的尾巴。”王磊戏称。

  2006年到2008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一路飙涨。2006年铁矿石均价在60美元/吨,随着全球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对钢铁产品需求的增长,铁矿石价格2008年攀升到了近160美元/吨。

  “金融危机前,铁矿石价格一直上涨,只要有铁矿石,囤在手里一两个月后再卖,每吨挣个二三十美元并不难。”王磊表示。

  金融危机到来后,王磊和其他铁矿石贸易商一样,眼看高价矿石在手中迅速贬值。2009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一度跌破60美元/吨。“当时矿价下跌,但我们并不悲观。”王磊表示,因为随着政府刺激政策出台,需求肯定在,“有需求,价格就会上涨”。

  果不其然,由于2010年铁矿石谈判前景黯淡,三大厂商缩量限供,矿价从2009年底就开始有强烈上涨预期,2010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一度达到近200美元/吨,让铁矿石贸易商再次尝到暴利滋味。

  “我们2010年卖了几十万吨,挣了1000多万元。”王磊表示,虽然当时也曾遇到囤货后价格下跌,但没过两个月价格又开始上涨,而且幅度不小。“其实做贸易只要价格有涨有跌,就有钱挣”。

  如今是铁矿石价格从去年10月开始一路下跌,看不到上涨预期,短短两个月就下降了20%。到今年开工旺季的4月,铁矿石价格并未上涨,仍在下跌。截至到目前,铁矿石价格已跌到近八个月以来的新低,品位62%的粉矿到岸价已经跌破120美元/吨。价格越跌,卖货就越困难,导致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增加。拜文汇坦言:“我们公司的库存和目前港口库存一样,处于高位。”

  “库存高,因为铁矿石根本卖不动,钢厂接货意愿不强,应该说钢厂根本不愿进货,现在都在消耗库存。”联合金属网铁矿石分析师张佳宾告诉财新记者,唐山一带中型钢厂的库存维持在20天左右,“现在大型钢厂主要是消耗协议购买的矿石,贸易商的矿石根本不买”。

  王磊也证实了上述说法:“我们采购进来的铁矿石价格在135美元/吨左右,现在想亏本甩货都没有人接盘。”

  他预计,铁矿石价格可能跌破100美元/吨,主要原因是全球经济都不景气,很难复苏。由于对后市悲观,王磊也想急于出手手中的铁矿石。

  “现在能出手,也就意味着可以减少亏损。”他说,“我有朋友在今年年初全身而退,已经投资电影了。”

  随着宏观经济形势下滑,中国对外资的态度重新变得温和起来。一个相当重要的信号,就是今年2月初,中国工信部首次提出“进一步扩大工业对外开放”。2006年下半年凯雷收购徐工机械遭遇另一家中国重工企业三一重工的强力阻击,后来方案几经修改仍未获得中国主管部门的通过。这一事件成为了中国开始对外资收紧大门的标志性事件。在此之后,中国的钢铁重工行业成为外资投资的禁区,并由此延伸,更多行业的外资并购被否。如今在危机面前,中国政府重新举起了开放大旗,首先打开的又是钢铁重工行业的大门。当然,中国更欢迎外资投向先进制造、高端装备、节能环保、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与此同时,中国也正在以更大的力度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在这股新的洪流中,与过去以国有企业为主所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民营面孔出现了,华为、吉利汽车、三一重工、东方集团、宗申摩托??它们同样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和国内银行的大力支持,对准的市场,亦不再是以亚非拉为主的第三世界国家,而是直指欧美发达国家和像巴西、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

  中国的开放,在过去30多年经历了从热情到犹疑,再到重新言归于好的变迁之后,无论是准备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还是仍然跃跃欲试的外资企业,都变得更加聪明也更加谨慎。他们都在吸取过往的经验教训,仔细揣摩对方开放的真实分寸,以及寻找切入一个新市场的最佳角度。

  这一切,让这场仍在升温的双向开放变得更加有趣。财新记者将记录一组已经或正在发生的源于开放的故事,并在随后两个月中陆续推出。

  热点新闻

  每日排行 新闻股票基金理财

  精彩专题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