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航运财经 > 航运观察 > 正文

班轮业:运力角逐“最后一役”,战略指向“服务升级”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2019-08-13  我要评论  

导读:

班轮业新的焦点是向纵向并购和数字化方向转移,而这二者将成为班轮公司“服务升级”的核心战略。

后随企业夯实运力基础

班轮公司的重大决策主要基于自身利益。在全球前四大班轮公司拥有大型集装箱船运力遥遥领先的背景下,其他仍想在亚洲—欧洲航线上获取话语权的班轮公司,也不得不订造大型集装箱船以夯实运力基础。无论长荣海运抑或赫伯罗特,耗费重金订造新船的背后都有难言苦衷。

长荣海运曾在班轮业称霸一时,结盟是其为了生存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而目前,尽管身处海洋联盟,但无论在整体运力规模还是大型集装箱船运力规模上,都与中远海运集运和达飞轮船差距甚远,迫使其不得不下决心大规模造船。

目前, 长荣海运控制在营船舶207艘、130万TEU,在建船舶65艘、37万TEU。以载箱量计,长荣海运在建船舶与在营船舶之比为28.4%,是全球前七大班轮公司中订单占比最大的一家。中远海运集运在营船舶481艘、293万TEU;达飞轮船在营船舶519艘、272万TEU。

6月中旬,长荣海运发出一份期租合同招标书,希望建造并租赁(9+2)艘2.3万TEU型船,并正在向船东和船厂询价。7月26日,在长荣海运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该集团董事长张正镛再次确认将订造超过10艘大型集装箱船。

此次的(9+2)艘2.3万TEU型船建造订单敲定后,长荣海运的大型集装箱船向30艘进军,大有赶超赫伯罗特进军全球第五大班轮公司之势。

在班轮业,赫伯罗特总是低调的,尽管背靠实力雄厚的德迅,但是仅通过并购阿拉伯轮船获取6艘超大型集装箱船。但是,由于背后的德迅雄心勃勃,4年未订造新船的赫伯罗特也不得不屈从,紧随长荣海运宣布新造计划。6月下旬,赫伯罗特宣布计划订造最多6艘2.3万TEU型船,正在就此与亚洲多家船厂进行接触。

目前,赫伯罗特是全球第五大班轮公司,控制233艘船舶、169万TEU。该企业租入运力在全球前十大班轮公司中占比最低,仅为37.6%,目前在建船舶数量为0,异常低调谨慎。

显然,在当前低迷的市场状态下,各班轮公司的注意力已经渐从运力扩张中抽离。提升服务、提升企业在产业链的整体优势,获取更高的收益,是班轮公司时下所更关注的问题。

班轮业“抱团”发力数字化

班轮公司渐对运力角逐失去兴趣,正用更多的精力改善效率、服务和盈利能力。在物流链上,班轮公司意欲通过纵向并购获取经营效益的提升。为了优化物流链,解决孤岛式的货运管理问题,提升链条运行效率,班轮业正在“抱团”发力数字化。

经过前几年的个体或局部性探索后,2018年11月间,中远海运集运等企业共同设立航运业区块链联盟——全球航运商业网络(GSBN)。在GSBN成立后不久,马士基航运等班轮公司共同发起成立“航运数字化集装箱航运联盟(DCSA)”。此外,不以联盟宣称,却有意链接物流链各方的区块链货运平台(TradeLens),也于2018年8月正式推出。

DCSA旨在解决产业的数字化标准问题,GSBN意在通过协同开发平台提升效率和服务,TradeLens则志在倡导贸易畅通……班轮业正在通过开展广泛而深远的合作寻找行业发展机遇,力图通过数字化创新提高行业运行效率和服务水平(见表)。

班轮业:运力角逐“最后一役”,战略指向“服务升级”

DCSA发力标准化

4月,由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赫伯罗特和海洋网联船务共同发起成立DCSA,总部设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出于中立性考虑)。随之,DCSA又迎来达飞轮船、长荣海运、阳明海运、现代商船和以星航运。如果将9家班轮公司的数据汇集,可获取全球集装箱海运货物70%以上数据。目前,DCSA只接受班轮公司成员。

DCSA作为非营利性中立组织,将重点推进行业的数字化、标准化发展,协调班轮公司、客户和第三方之间的信息交流。DCSA不打算开发或者运营数字化平台,商业化事宜不在其讨论范围。

DCSA已经制定2019年的发展路线图,其中包括两项与行业蓝图、数据和接口标准有关的具体举措,预计于下半年公布。DCSA希望与整个航运业的利益相关方合作,包括港口、货运代理和技术供应商等。与此同时,DCSA的所有研究成果及行业标准,也都面向整个行业公开,免费共享。

目前,全球前十一大班轮公司中,只有中远海运集运和太平船务没有加入DSCA。不过,不久前中远海运集团董事长许立荣表示:“中远海运集团对加入DSCA感兴趣,但如果我们参与,需要进行一些研究,看看我们能取得多少成就。”

GSBN志在协同提效

2018年11月,中远海运集运携手多家全球知名港航企业,就共同打造GSBN达成合作意向。2019年7月,中远海运集运、达飞轮船和赫伯罗特三方正式签署协议,宣布共同参与组建GSBN。该平台预计于2020年年初完成搭建,由东方海外旗下CargoSmart提供技术支持。GSBN的其他参与者包括长荣海运、阳明海运、迪拜环球港务集团、和记港口集团、PSA国际港务集团、上港集团和青岛港等。

据了解,GSNB旨在通过建立一个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开放的数字化平台,推动行业数字化标准的制定和信息共享,提升行业运营效率和客户服务质量。GSBN核心技术应用为航运区块链联盟的软件解决方案。

GSBN意图携手包括海运承运人、码头运营商、海关及其代理、发货人和物流服务供应商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建立行业数字化基准,从而驱动供应链行业内的协同创新和数字化转型。

基于区块链技术,GSBN的平台将会带来三方面优势,即开放性与扩展性、透明度与及时验证性和数字化标准。

TradeLens倡导贸易畅通

2018年8月推出的TradeLens,是马士基与IBM联合开发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运输解决方案,该平台将于2020年下半年完成搭建。目前,TradeLens的成员为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达飞轮船、赫伯罗特、海洋网联船务、太平船务和以星航运,可提供全球集装箱海运货物61.8%的数据。

TradeLens意在连接全球物流生态系统,试图将供应链中的各方,包括贸易商、货运代理、内陆运输企业、港口与码头、班轮公司、海关和其他政府机构等集中在一个分布式数据库中,并保证各方的安全许可和身份认知。TradeLens或以对加入成员收取费用的方式取得盈利,大概率以每只集装箱为收费基准。

TradeLens是一个鼓励创新的中立开放架构,倡导安全、高效、透明和可预测性的信息共享,以促进整个供应链的协作和信任。从某种角度来看,TradeLens与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有一些相似度。若TradeLens能如其倡导所行,其在促进贸易畅通、提升贸易营商环境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

不过,市场对TradeLens存有质疑声,平台加入者与平台开放者权利不对等和目前全球贸易的标准难以统一等成为主流疑虑。

在班轮业,各方期待一个中立、灵活和不隶属于任何业内企业的数字化平台。不过,可期待的理想状态是产业各方不断试错纠错,不断调整利益分配,逐步走向平衡的过程。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点击图片更换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