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艘船宝
航运财经 > 航运企业 > 正文

以星航运的“两全”之路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2019-09-04  我要评论  

导读:

在全球主要班轮公司中,没有跟从联盟、并购、运力“角逐”的以星航运显得比较另类。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困于财务危机的以星航运从全球承运人的行列退出,在利基市场运营。
在全球主要班轮公司中,没有跟从联盟、并购、运力“角逐”的以星航运显得比较另类。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困于财务危机的以星航运从全球承运人的行列退出,在利基市场运营。
在从全球承运人行列退出后,凭借利基航线布局、较高船期准班率、个性化优质服务等优势,以星航运业绩一度表现抢眼。但是,在国际贸易形势严峻、市场竞争过于激烈的背景下,以星航运的优势在业绩上再难有所体现。
上半年,以星航运集装箱运量大幅下跌,净利润亦报负值。根据中期业绩报告,上半年,以星航运主营业务收入16.31亿美元,同比上涨4.9%。主营业务收入的上涨主要由运价上涨带来:上半年,以星航运运量为139.8万TEU,同比下降4.9%;每TEU平均收入为1005美元,同比上涨9.0%。不过,由于《IFRS 16财务准则》的实施,以星航运的各项成本同比大幅增长,导致中期净利润为负值。上半年,以星航运净利润为-1920万美元,尽管较2018年同期的-6730万美元大幅改善,却较同业水平为差。
不过,业绩的疲弱促使以星航运不断调整经营战略再出发。现时的以星航运,在坚持以轻资产、优质服务经营利基航线的基础上,通过与2M拓展合作获取联盟成员的优势,意图灵活与规模“两全”。在各方正力图通过数字化破壁固化产业的背景下,以星航运在内部全面尝试数字化创新的基础上,也在积极参与产业上的数字化创新。

以轻资产打造服务优势

经过数次战略调整,以星航运的运营模式与其他班轮公司产生较大差异。在运力资产掌控、航线规划以及服务等方面,以星航运均建立了自己的差异优势。
在班轮公司运力规模竞相“角逐”的背景下,以星航运是未追随风潮的主要班轮公司之一。根据Alphaliner数据,目前以星航运控制运力63艘、286383TEU,在全球班轮公司中排名第11位(《以星航运 2018年可持续发展报告》的数据为82艘、291400TEU)。以箱量计,截至8月28日,以星航运控制运力的93.80%源于租入船舶,这在所有班轮公司中是占比最高的!此外,以星航运也是目前没有船舶订单的班轮公司之一(见表1)。

以星航运的“两全”之路

以星航运以其灵活性,总是能够快速适应新兴市场,持续推动其东西贸易航线的发展。目前,以星航运的优势区间航线为跨太平洋航线和跨大西洋航线,其在跨太平洋航线上适时推出的数条亚洲—美东航线,令业界侧目。在区域内市场上,以星航运在其传统的黑海—地中海区域、美湾区域等表现较好。不过,由于控制运力规模的局限,以星航运以往采取广泛合作的方式开展航线运营,2018年下半年以来则以与2M紧密合作的方式拓展航线。
以星航运不追求规模,力图在服务水平上不断提升,其提供的个性化全面订制服务受到很多顾客的青睐。此外,以星航运的船期准班率较高,尤其在亚洲—美东航线上的准班率连续多年处在最好水平。根据某第三方机构的数据,7月, 以星航运是全球前15大班轮公司中船期准班率环比上升最多的班轮公司,升幅达到3.1%。以星航运在船期准班率方面的优势,尤其在亚洲—美东航线上准班率的绝对优势,或是2M摒弃现代商船转向以星航运的重要因素。

“投靠”2M

在业绩转衰的背景下,以星航运放弃广泛合作的思路,转向紧密合作战略。而一直试图提升跨太平洋航线上市场份额的2M,则是将以星航运“另眼相待”的最佳合作选择。2018年7月,以星航运与2M宣布正式合作,之后合作航线不断拓展。
以星航运与2M的合作,是在其2018年上半年亏损6730万美元的背景下产生的。2018年8月,2M与以星航运签署合作协议,在亚洲—美东线上共同运营5条航线,即Z7S、ZNF、ZSA、ZCP和ZBA(见表2)。

以星航运的“两全”之路

在首批航线合作宣布后不足半年,2019年1月,以星航运与2M的合作范围扩大。这批合作航线为4条,包括2条亚洲—美西航线(ZP8和ZP9),2条亚洲—地中海东航线(ZAS和ZMS)(见表3)。
7月,以星航运与2M宣布继续扩大亚洲—美东航线的合作范围,共同运营ZGX和ZGC航线。这两条航线均从亚洲走东向经巴拿马运河至美东(见表4)。
以星航运与2M合作,确实可以拓展区域间航线直挂港口,减少集装箱的转驳。但是,对以星航运来讲,其更需要借助2M的强大运力规模;对2M来说,以星航运可以在服务水平和船期准班率方面助益其提升。

数字化创新多角发力

近年来,班轮业持续低迷,班轮公司纷纷发力数字化,试图利用这一技术破壁固化的产业。在这方面,以星航运在内部进行全面数字创新尝试的同时,亦在积极参与产业领域数字化创新。
2018年1月,以星航运宣布任命首席数字官,这一岗位的设立一定意义上说明以星航运对数字化战略的重视。实际上,以星航运寄望数字化板块加快其转型升级,并在其业务的各个方面全面尝试,试图实现技术创新。以星航运对其数字化的愿景是将一流的技术解决方案与个性化的服务结合在一起,这与其倡导的个性化全面订制服务理念是统一的。
2018年4月,马士基航运等发起成立旨在解决产业数字化标准问题的“数字化集装箱航运联盟”(DSCA),以星航运于5月份正式宣布加入。目前,DSCA有9家班轮公司成员,可获取全球集装箱海运货物70%以上数据(目前DCSA只接受班轮公司成员)。
此外,2018年8月,马士基航运等推出链接物流链各方的区块链平台TradeLens,以星航运于2019年4月正式宣布加入。目前,TradeLens的班轮公司成员有7家,可提供全球集装箱海运货物61.8%的数据。
以星航运不求在规模上扩张,却努力求得在利基市场做得更好。“投靠”2M后,以星航运或可在竞争激烈的产业获得喘息,谋求更好的发展之路。市场不只需要规模的“粗放”,更需要服务上的“精致”。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