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潮汐表
航运财经 > 航运企业 > 正文

油价崩!航运活!一个不留神, OPEC成了船公司的"救世主"...

来源:海事服务网  2020-03-10  我要评论  

导读:

​当前,全球航运业受疫情困囿,正戴口罩、穿防护服进行翻越困境的艰难跋涉,这过程中,一些“体弱多病”者感染病毒遗憾地掉队(日本神户夜光邮轮公司破产、太平船务陷入财务危机、Zeaborn子公司破产...),也有不乏者正拼尽全力跟上队伍...

当前,全球航运业受疫情困囿,正戴口罩、穿防护服进行翻越困境的艰难跋涉,这过程中,一些“体弱多病”者感染病毒遗憾地掉队(日本神户夜光邮轮公司破产、太平船务陷入财务危机、Zeaborn子公司破产...),也有不乏者正拼尽全力跟上队伍...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正当航运业被病毒虐的狼狈不堪之时,传来了好消息——

blob.png

3月6日,OPEC与俄罗斯谈崩,未就进一步减产150万桶/日达成协议。

这意味着,4月1日当前协议到期后,14个成员国都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原油产量。

于是,沙特先发制人,立马打响了全面的价格战,原油降价幅度为20年来最大!

沙特国有油企——沙特阿美宣布:

4月卖往亚洲的原油定价下调4-6美元/桶;

4月卖往美国的原油定价下调7美元/桶;

最惊人的是,卖给西北欧炼油商的旗舰级阿拉伯轻质原油,折扣扩大到8美元/桶,售价低至10.25美元/桶!

——这绝对称得上是一场史诗级的原油价格战了。

blob.png

  “鹬蚌”相争,航运得利

燃油是航运公司最大的成本,燃油价格的任何波动,都将对航运业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剧烈影响,更何况:

一、如此大力度的原油降价,乃20年来之最大!

二、疫情中航运业受需求缩减、“限硫令”实施双重夹击!

这时候的国际原油价格崩塌,就如同给疫情中的航运业送来的一剂“疫苗”。

今日,国际原油市场近乎以“崩盘”开局。北京时间3月9日10时,纽约及伦敦两地基准油价的跌幅均超过20%,布伦特油价此前一度跌超30%。

blob.png

而作为用油大户的航空股与航运股普遍上涨,招商轮船涨逾8%,中远海能涨逾9%、宁波海运涨逾5%。

业界分析师认为,对于当前的航运市场而言,燃油价格已经成为比病毒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blob.png

上一次OPEC谈判破裂的时间点是在2015年,当时原油价格从50美元/桶下跌至27美元/桶,虽然我们还不能确定次轮油价崩盘会跌至什么程度,但短期下跌趋势已然确立。

据彭博报道,沙特阿拉伯计划在4月大幅增加原油产量,日产量将达到1000万桶,如有必要,甚至可以进一步提高产量至创纪录的1200万桶/日。

——也就是说,航运公司的船用燃油成本还有进一步的削减空间,这对航运公司而言,无疑是好消息。

船用燃油降价, 低硫油&高硫油价差缩小——泡凉了洗涤塔这壶茶

国际油价降低,意味着船东船用燃油的支付成本大幅下降,而这无疑会让前期因高价低硫油所迫船东们安装洗涤塔的热情,重新冷却下来。

而实际上,近几日低硫油和高硫油价格差的逐步缩小,洗涤塔在市场上已经面临很尴尬的境地。

据Ship&Bunker报道,在世界20个最大的加油站的数据显示,船用高硫油和低硫燃油(HSFO和LSFO)之间的价格差正在大幅缩小,为自2019年以来两者价格之间的最小差距!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高低硫油的价差还将进一步缩小,这将终结市场上洗涤塔的火爆行情。

blob.png

Ship&Bunker报道说,高硫油和低硫燃料油的价格差在两个月内缩小了三分之二,目前在HSFO和LSFO之间的平均价差为每吨126.5美元,在某些港口,最近几天的价格差甚至已跌至两位数。

✦例如马耳他,在马耳他,两种主要燃料之间的运费差价仅为每吨72.5美元!

✦3月2日在新加坡,两者之间的价格差也首次跌至每吨100美元以下。根据价格报告机构的数据,当前新加坡0.5%低硫燃油的价格比1月1日时降低37%,至3月2日时为每吨393.25美元,而同期普通燃油价格下跌3.5%,至每吨314美元,同比下跌6%。

高低硫油价格差的大幅缩水,以至于船东们不得不重新计算安装洗涤塔的收益预期和投资回期,观望洗涤塔是否还具有经济优势。

blob.png

2020年VLSFO和HSFO的价差将继续趋稳

经纪人BraemarACM的一份报告显示,VLSFO-HSFO的价差似乎正在稳定,并没有像以前所担心的那样价差不断拉大。

根据当前燃油市场预估2020年末的远洋船用燃料价格,在今年余下时间两者之间的差价大约会稳定在$140 / t的水平上。

“在这个水平上,船东们不会急于订购新的洗涤塔,市场上的洗涤塔安装热情已经到头了。”BraemarACM分析师说。

blob.png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SwireBulk总经理罗伯·阿尔沃尔德(RobAarvold)在上个月接受Splash采访时表示:“随着新IMO限硫令的实施,VLSFO和HSFO之间的价差跃升至接近每公吨350美元,这让船东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洗涤塔策略,然而随后,这种差价在鹿特丹跌至近150美元。”

“高低硫油价差150美元,这已经是船东们决定是否安装洗涤塔的边际值,或者说是离群值了。”RobAarvold说。

blob.png

高低硫油的价格差,是左右船东们是否安装洗涤塔的主要因素,如今两者之间价差不断缩小,洗涤塔市场价值也面临和油价同样的崩塌命运。

燃油,就像航运业的血液,任何波动都将令航运业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次因国际原油价格战引发的船用燃油价格下跌,无疑让疫情重压之下的航运业获得了喘息,究竟能否抵消因疫情而带来的需求缩减成本,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