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事服务网|新闻|财经|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大图|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注册 找回密码 
潮汐表 艘船宝
> 船舶企业 > 正文

218亿债转股为南北船合并扫清障碍?

来源:国际船舶网  2017-08-18  我要评论(0  

导读:

八家央企出资218亿“入股”大船重工、武船重工,中船重工的债转股方案终于水落石出,与此同时,中船重工的这个“大动作”再次引发市场对南北船合并的猜想。

八家央企出资218亿“入股”大船重工、武船重工,中船重工的债转股方案终于水落石出,与此同时,中船重工的这个“大动作”再次引发市场对南北船合并的猜想。

中国重工218亿引入8 家国有控股投资者

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16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引入信达资产、东方资产、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等8 家国有控股投资者,以债权或现金的方式对公司全资子公司大船重工、武船重工增资,合计金额为218.68 亿元,最终金额以主管部门核准确定的为准。

本次交易中,信达资产、东方资产拟以债权出资70.34 亿元,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华宝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国华军民融合产业发展基金拟以现金出资148.34 亿元;增资完成后,中国重工对大船重工、武船重工的股比将分别降至57.01%、63.85%。

对此,中国重工解释称,“民用船舶及海工行业近年来受到全球经济形势、航运市场形势和国际原油价格等多重周期性不利影响,标的公司面临资产负债率高企、财务费用及资金成本居高不下等问题,给生产经营带来一定影响。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降低标的公司杠杆率,增强其资本实力,减轻财务压力,中国重工拟在标的公司层面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投资者以‘收购债权转为股权’及‘现金增资偿还债务’两种方式对大船重工和武船重工进行增资。”

截至 2017年4月30日,大船重工的总资产为961.06亿元,净资产为190.7亿元;今年前4月实现营业收入36.2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1亿元。武船重工的总资产为374.04亿元,净资产为67.46亿元,2017年1-4月实现营业收入25.4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60.76万元。

截至2017年3月31日,中国重工资产负债率为69%,有息负债为626.23 亿元。本次增资及后续定增完成后,公司的杠杆率与财务费用有望大幅降低:根据中金公司估算,公司资产负债率将降至58%,年均利息支出将减少7.65 亿元。

借钱债转股+定增还债模式

中国重工此次通过债转股,将有效降低标的公司的杠杆率,增强其资本实力,减轻财务压力,提升持续健康发展能力。此举开创了军工央企市场化债转股的先河。

降杠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自2016年10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以来,市场化债转股的签约项目接近1万亿,但主要以银行为主,参与程度有限。

而在此次债转股方案中,中国信达和中国东方两家AMC的债转股方式是先购买了标的公司的金融机构贷款债权,然后再以债权出资的方式向标的公司增资,投资金额合计70.34亿元。而其他6家央企对两家标的公司都是以现金的方式进行增资,标的公司募集的148.34亿元再用于偿还债务。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重工的做法是央企通过市场化债转股,降低杠杆率的典型做法。方案中也主要是两种方式都能降低企业的负债,增加资本。

中国信达有关人士表示,作为以不良资产经营为核心主业的金融央企,在上一轮政策性债转股开展过程中,承担了国家近50%的债转股任务,积累了丰富的债转股经验。在本轮市场化债权转股权工作开展过程中,中国信达积极参与国家降杠杆政策的制定以及市场化债权转股权工作的开展。

中国信达认为,中国重工是我国唯一的全产业链舰船和海洋工程制造上市公司,并长期保持军工类上市公司的龙头地位。近年来,受民船行业长期持续低迷,国际油价低位徘徊的不利影响,中国重工出现了暂时性困难,面临由于业务结构调整带来的现金流紧张及财务负担较重等问题。但中国重工整体信用状况较好,是生产装备、产品、能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的行业龙头,指导意见中鼓励对发展前景良好但遇到暂时困难的优质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的要求。

根据公告,中国重工表示,有权向上述投资者定向增发收购其所持有的大船重工、武船重工股权;定增完成后,相关投资者将作为中船重工集团的一致行动人,有效期36个月。这意味着中国重工下一步“大动作”,不排除中国重工会向这些投资者发行股票来置换持有的两家子公司的股权。即便这些投资者是央企,但是借钱总是要还的,不仅要换而且还要“利息”。

南北船合并扫清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方案对中国重工而言尚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业内人士因此分析,中国重工放下债务的包袱,可能是为下一步的重大资产重组的“大动作”扫清障碍。

在中国造船业,中船集团与中船重工有着“南船、北船”之称。市场对南北船的合并在南车北车合并之后有很高预期。南北船每一次资产重组的大动作,几乎都会引发“为合并重组铺路”的猜想。

央企领导层的变化历来被认为是改革的先声。2015年3月25日,中船重工和中船集团同时发布消息称,中船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胡问鸣任中船重工董事长、党组书记;中船重工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董强任中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即所谓北船和南船高管对调。随后,2016年10月8日,胡问鸣首次向媒体做出“造船业合并是大势所趋”,“南北船合并这件事,我们一切听从中央的安排”的回应。从此,“南北船合并只是时间问题”的说法几乎成了业内的共识。

国金证券认为,2017年将是船舶行业的整合大年,南北船合并是大势所趋。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我国的军船制造需要南北船合并来加深合作、提高产能;二是南北两船的内部整合已接近尾声。

中船重工已按照“分板块上市”思路打造出中国重工、中国动力、中电广通三大专业资产整合平台,中船集团旗下四大造船厂中,黄埔文冲和外高桥造船厂已分别通过中船防务和中国船舶登陆资本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中船集团作为第一批混改试点单位,目前已形成明确的混改思路:优先选择在纯民品、竞争性强的业务领域,引入各种所有制资本,优化国有股权结构,积极利用资本市场配置资源,规范骨干员工持股改革。

申万宏源认为,中船集团有可能通过外部融合和内部挖潜两个维度共同推进集团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从外部融合角度来看,不排除集团将会采取南船与北船合并以及引入外部非国有资本等方式推进混改。从内部挖潜的角度来看,员工持股及股权激励计划、落实董事会职权等公司治理结构改革等混改措施也是主要方式。

八家央企218亿包下中国重工债转股,股民戏称8位老板掏200亿替中国重工还清债务而已,而这200亿变成股份被8位老板持有,这就是债转股。玩笑归玩笑,8位老板不会无缘无故替中国重工还债,指望通过企业经营在短期内还债几乎不可能,而通过上市公司增发股票还债似乎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但是这个前提是这个“动作”要足够大才能被市场接受,而“南北船合并”显然才是最好的题材。八家央企出资218亿“入股”大船重工、武船重工,中船重工的债转股方案终于水落石出,与此同时,中船重工的这个“大动作”再次引发市场对南北船合并的猜想。

中国重工218亿引入8 家国有控股投资者

中国船舶重工股份有限公司16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引入信达资产、东方资产、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等8 家国有控股投资者,以债权或现金的方式对公司全资子公司大船重工、武船重工增资,合计金额为218.68 亿元,最终金额以主管部门核准确定的为准。

本次交易中,信达资产、东方资产拟以债权出资70.34 亿元,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华宝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国华军民融合产业发展基金拟以现金出资148.34 亿元;增资完成后,中国重工对大船重工、武船重工的股比将分别降至57.01%、63.85%。

对此,中国重工解释称,“民用船舶及海工行业近年来受到全球经济形势、航运市场形势和国际原油价格等多重周期性不利影响,标的公司面临资产负债率高企、财务费用及资金成本居高不下等问题,给生产经营带来一定影响。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降低标的公司杠杆率,增强其资本实力,减轻财务压力,中国重工拟在标的公司层面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投资者以‘收购债权转为股权’及‘现金增资偿还债务’两种方式对大船重工和武船重工进行增资。”

截至 2017年4月30日,大船重工的总资产为961.06亿元,净资产为190.7亿元;今年前4月实现营业收入36.2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1亿元。武船重工的总资产为374.04亿元,净资产为67.46亿元,2017年1-4月实现营业收入25.4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60.76万元。

截至2017年3月31日,中国重工资产负债率为69%,有息负债为626.23 亿元。本次增资及后续定增完成后,公司的杠杆率与财务费用有望大幅降低:根据中金公司估算,公司资产负债率将降至58%,年均利息支出将减少7.65 亿元。

借钱债转股+定增还债模式

中国重工此次通过债转股,将有效降低标的公司的杠杆率,增强其资本实力,减轻财务压力,提升持续健康发展能力。此举开创了军工央企市场化债转股的先河。

降杠杆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自2016年10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以来,市场化债转股的签约项目接近1万亿,但主要以银行为主,参与程度有限。

而在此次债转股方案中,中国信达和中国东方两家AMC的债转股方式是先购买了标的公司的金融机构贷款债权,然后再以债权出资的方式向标的公司增资,投资金额合计70.34亿元。而其他6家央企对两家标的公司都是以现金的方式进行增资,标的公司募集的148.34亿元再用于偿还债务。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重工的做法是央企通过市场化债转股,降低杠杆率的典型做法。方案中也主要是两种方式都能降低企业的负债,增加资本。

中国信达有关人士表示,作为以不良资产经营为核心主业的金融央企,在上一轮政策性债转股开展过程中,承担了国家近50%的债转股任务,积累了丰富的债转股经验。在本轮市场化债权转股权工作开展过程中,中国信达积极参与国家降杠杆政策的制定以及市场化债权转股权工作的开展。

中国信达认为,中国重工是我国唯一的全产业链舰船和海洋工程制造上市公司,并长期保持军工类上市公司的龙头地位。近年来,受民船行业长期持续低迷,国际油价低位徘徊的不利影响,中国重工出现了暂时性困难,面临由于业务结构调整带来的现金流紧张及财务负担较重等问题。但中国重工整体信用状况较好,是生产装备、产品、能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的行业龙头,指导意见中鼓励对发展前景良好但遇到暂时困难的优质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的要求。

根据公告,中国重工表示,有权向上述投资者定向增发收购其所持有的大船重工、武船重工股权;定增完成后,相关投资者将作为中船重工集团的一致行动人,有效期36个月。这意味着中国重工下一步“大动作”,不排除中国重工会向这些投资者发行股票来置换持有的两家子公司的股权。即便这些投资者是央企,但是借钱总是要还的,不仅要换而且还要“利息”。

南北船合并扫清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方案对中国重工而言尚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业内人士因此分析,中国重工放下债务的包袱,可能是为下一步的重大资产重组的“大动作”扫清障碍。

在中国造船业,中船集团与中船重工有着“南船、北船”之称。市场对南北船的合并在南车北车合并之后有很高预期。南北船每一次资产重组的大动作,几乎都会引发“为合并重组铺路”的猜想。

央企领导层的变化历来被认为是改革的先声。2015年3月25日,中船重工和中船集团同时发布消息称,中船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胡问鸣任中船重工董事长、党组书记;中船重工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董强任中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即所谓北船和南船高管对调。随后,2016年10月8日,胡问鸣首次向媒体做出“造船业合并是大势所趋”,“南北船合并这件事,我们一切听从中央的安排”的回应。从此,“南北船合并只是时间问题”的说法几乎成了业内的共识。

国金证券认为,2017年将是船舶行业的整合大年,南北船合并是大势所趋。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我国的军船制造需要南北船合并来加深合作、提高产能;二是南北两船的内部整合已接近尾声。

中船重工已按照“分板块上市”思路打造出中国重工、中国动力、中电广通三大专业资产整合平台,中船集团旗下四大造船厂中,黄埔文冲和外高桥造船厂已分别通过中船防务和中国船舶登陆资本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中船集团作为第一批混改试点单位,目前已形成明确的混改思路:优先选择在纯民品、竞争性强的业务领域,引入各种所有制资本,优化国有股权结构,积极利用资本市场配置资源,规范骨干员工持股改革。

申万宏源认为,中船集团有可能通过外部融合和内部挖潜两个维度共同推进集团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从外部融合角度来看,不排除集团将会采取南船与北船合并以及引入外部非国有资本等方式推进混改。从内部挖潜的角度来看,员工持股及股权激励计划、落实董事会职权等公司治理结构改革等混改措施也是主要方式。

八家央企218亿包下中国重工债转股,股民戏称8位老板掏200亿替中国重工还清债务而已,而这200亿变成股份被8位老板持有,这就是债转股。玩笑归玩笑,8位老板不会无缘无故替中国重工还债,指望通过企业经营在短期内还债几乎不可能,而通过上市公司增发股票还债似乎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但是这个前提是这个“动作”要足够大才能被市场接受,而“南北船合并”显然才是最好的题材。

① 凡本网注明“海事服务网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图片等作品,下同),版权均属于海事服务网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如偶有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注明“来源:海事服务网CNSS”。如需要经常性转载、摘编和发表本网信息作品,请事先与本网联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海事服务网CNSS)”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产品库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员模拟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