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航运先驱董浩云先生的激扬文字及现实意义

最新一期宁波航运交易所主办的2019年中国航海日文化特刊“大航海/新丝路”的扉页,记载了航运先驱董浩云先生的一段文字。72年前的文字,颇有远见和气概,值得当下的航运人借鉴学习。下面是董浩云先生的文字,后面给出笔者的一些感想。

“一民族而能成为海洋之主人者,必能获得财富,亦可享受繁荣。一民族而丧失对于海洋之控制者,同时亦丧失财富及自由。”此为欧洲民族对于海洋之认识,亦即彼邦航业所以发展之主因。

反观吾国史乘所载,秦始皇遣徐福访海上三山,其目的为求长生不老之药。南晋宗悫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其志甚壮,而为寻个人一时之快意。即元、明两朝之东征南下,亦只在夸耀武功,对于海洋与人类之关系,究嫌认识不足;此殆为吾国航业不发达之根本原因。至于工业落后,技术幼稚等等,犹为次要因素。

自海禁大开,方憬然觉悟航业之重要。近数十年来对于海洋之认识渐见真切,于是保护航权、充实吨位,以及培植人才、设计造船,政府与人民莫不埋头苦干,向前迈进;有志者并谋开辟远洋航线,与世界各国相竞争。凡此种种,皆由对于海洋之新认识而产生。

商船吨位之多少,即代表其国之强弱。而航运之盛衰,与其国运之隆替实互为因果。此后努力方向,应求质之改进。至就吾中国而言,则质量两项,应同时并进。

人类创造船只征服海洋,由帆樯渐进而至于蒸汽机,再进而至于内燃机。人类之智慧无穷,原子能之应用于航轮,或亦为吾人所能及见者,不禁馨香以祷之。

董浩云先生70多年前的宏愿,其实目前仍未如愿。核能在海军领域应用已经十分成熟,但在航运领域却还未提上日程,也许未来有可能,也许更加高效的能源已经能够解决航运业的用能问题。

董浩云先生在文中所说:“此后努力方向,应求质之改进。至就吾中国而言,则质量两项,应同时并进。”目前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今年中国航海日的主题之一就是海运高质量发展。海运高质量发展对应的目标要求把控制运力放在相对次要的位置。商船吨位的多寡是一个国家兴衰的重要条件,但并非决定性条件。不求为我所有,但求为我所引用,不求运输能力的世界第一,但求海运控制能力的世界第一,这才是当下的航运业应该追求的目标。控制能力,包括规则的制定能力,包括能够在非常时期动用航运资源为我所用的能力,其背后需要国家实力的强力支持。这种实力体现在国家的一个国家军事上,也体现在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上,更体现在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上。

当下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已经为中国航运企业拓展海外空间创造了条件,有实力有远见的企业已经走在了“一带一路”沿线的“海上丝绸之路”上,以承担更大风险的魄力博得更高的收益;华为这样的中国创新型企业在5G领域的拓展、北斗导航技术在航运领域的应用、智能船舶的不断探索让中国企业应对航运业的新问题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解决方案;在国际海事领域,因为规模庞大的中国航运体系所催生的规则博弈环境也为中国人提出和制定国际海事新规则创造了条件,中国的航运业走在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之路上。

在中国航海日论坛的主论坛,Seaspan集团公司总裁陈兵讲到:“海运业从来都是大风大浪、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让我们不畏艰险,劈波斩浪,共度喜悲!”让我们以此共勉。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全部查看
我的态度: 正 反 中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换
     登录 | 注册

更多专家

谢燮
谢燮,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经济政策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区域经济学博士学位。在水运战略、水运政策、航运服务业、邮轮经济等方面具有较深研究积累,专注探索水运长远发展趋势与水运变革。参与《公路水路交通由传统产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战略研究》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一等奖,参与《长江黄金水道对沿江经济社会的贡献研究》并获得中国航海科技奖二等奖,参与《公路水路交通节能减排监测与考核体系研究》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三等奖,在水运类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出版专著二部,参与编著三部。

更多他的文章

更多《深潜WEEKLY》

  • 船长海上突发意外 高栏边检冒雨开展紧急救助
  • 渔船失火4人遇险 珠澳合力成功救助
  • 渔民作业手指被绞断 直升机救援紧急送医
  • 小伙江中野泳险被卷入船底 获救后跪谢海事人员
  • 避风砂船走锚触礁 福建海警深夜紧急救助7名遇险船员
  • 海上生命接力赛跑 莆田市海上搜救中心紧急救助一名外籍船员
   

更多专家专栏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