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务网|新闻中心|航运|船舶|海事|港口|船员|图片|人物|企业|指数|专题|潮汐

邮轮船员的幸福指数为何相对较低?

微信图片_20190819104708.jpg

最近,某公众号发布文章《哪些船员幸福指数高?》,引用船员使团(The Mission to Seafarers)和船东保赔协会(TheShipowners’ Club)两大机构联合开展的“船员幸福指数”调查结果,调查问卷共设置了9个问题,包括:

  • 对工作量有多满意?
  • 对所接受的培训有多满意?
  • 对与其他船员的交流有多满意?
  • 对薪资待遇有多满意?
  • 对上岸休假有多满意?
  • 以及对船上食物有多满意?等等

共有2000多名船员参与本次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挖泥船上工作的船员幸福指数最高。干散货船、集装箱船和油轮上的船员幸福指数都是6.3点(满分为10,下同),略高于平均水平,而渡轮和邮轮上的船员幸福指数最低,只有5.3点。
除了船型之外,年龄也是影响船员在海上工作幸福指数的一个重要因素。调查结果显示,最年轻的人群(16-25岁)也是工作最开心的,他们的幸福指数高达7.9点。25-35岁的船员幸福指数出现了剧烈下滑,只有5.8点。但是,年龄再往上幸福指数却有明显提升,55-65岁的船员平均幸福指数也很高。者也可反映出船员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随着晋升以及工资提高而对应的不同获得感。
以上调查结果可以引出一个疑问:为什么邮轮船员的幸福指数比较低?原本以为,邮轮船员可以面对世界各地的客人,至少不会有远洋货船通常所体会到的孤独感。邮轮餐饮也更丰富,还可以顺便到世界各地旅行,不应该是一个幸福指数更高的行业吗?
问询皇家加勒比游轮公司海洋光谱号娱乐总监白杨旭,她给笔者一个非常全面的答案:

  • 劳动量大,每天高强度工作,一天不休连轴转,身心俱疲
  • 远离家人朋友,卫星网络价格贵,无法实现实时沟通
  • 相对与世隔绝,长合同结束时有被时代抛弃的失落感
  • 薪资上涨有限,随着入行年份推移,“高工资”优势不再明显
  • 军事化管理+层级/等级制度森严,相对缺少自由
  • 普通船员的住宿和餐饮条件相对受限,影响生活幸福感

《跳上邮轮看世界》对邮轮海乘的细节描述非常多。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需要面对来自不同国家、各种各样的游客,有语言问题,有饮食问题,还有习惯问题,还有文化冲突问题。需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工作强度和复杂性都超乎想象。邮轮上显露出灿烂微笑的船员,其背后的艰辛我们都看不到。其实,对于任何光鲜亮丽的职业,背后都隐藏着各自不为人所知的难处。期望邮轮船员多反馈影响其幸福指数的原因,看看是否能够找到办法来改善。
这样的调查报告具有价值,能够让人们对船员这一职业的难处有所认识。如果再能够延伸一步,探索如何通过管理改进和政策扶持提升船员的幸福指数,那么这样的研究就会更有价值。船员外派机构与船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在此领域拓展研究,并找到提升船员幸福指数的路径,其实也就找到了自身业务发展的切入点和落脚点。

CNSS官方帐号
延伸阅读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全部查看
我的态度: 正 反 中

    您的评论通过审核后将发布成功
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换
     登录 | 注册

更多专家

谢燮
谢燮,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经济政策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区域经济学博士学位。在水运战略、水运政策、航运服务业、邮轮经济等方面具有较深研究积累,专注探索水运长远发展趋势与水运变革。参与《公路水路交通由传统产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战略研究》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一等奖,参与《长江黄金水道对沿江经济社会的贡献研究》并获得中国航海科技奖二等奖,参与《公路水路交通节能减排监测与考核体系研究》并获得中国公路学会三等奖,在水运类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出版专著二部,参与编著三部。

更多他的文章

更多《深潜WEEKLY》

  • 朝鲜渔船在日本海域翻船:有船员落水 日方紧急搜救
  • 船员突发疾病 海事紧急救助
  • 东京湾货轮沉没 中国籍船员6人遇难
  • “嘉德”号货船沉没已确认5名中国籍船员遇难
  • 一艘货船日本近海沉没4人获救 8人失踪
  • 事故报告公开 吉里巴斯最严重船难致95人死亡
   

更多专家专栏

最新评论